160b32036a35165f55f2c35372dd8b8f

布林肯警告中共 武力犯台將是嚴重錯誤

【發現新鮮事/綜合報導】大家好,歡迎收看《時事縱橫》,我是扶搖。今天是2021年5月6日,星期四。

今天關注的焦點:直指中共,布林肯連發警告;恢復太平洋小島上的機場,北京意欲何為;爭奪北冰洋?中共自稱是「近北極國家」引警惕;北京暫停中澳戰略經濟對話,喉舌叫囂;暗中使絆!在印度華裔回國無門;港府判首宗紀念「六四」罪,被批心虛。

直指中共布林肯連發警告

我們首先來關注,對於中共,美國國務卿布林肯連發了兩個最新警告。

這第一個警告是給中共的。日前,布林肯在接受英國《金融時報》訪問時談到台灣問題。他表示,很多年來,美國政府一直有效執行美國的「一個中國」政策、《中美三個聯合公報》和《六項保證》,美國在管理和台灣的關係上也一直做得很好。

但是,非常令人感到困擾和擔憂的是,北京看起來正採取不同的方法,採取更加激進的行為。布林肯說,「我們致力於確保台灣擁有捍衛自己的方式。這項承諾不會消失。」

他還強調說,「我認為任何人試圖強行(通過武力)破壞現有現狀,將是一個非常嚴重的錯誤。」

與此同時,布林肯也向歐美各國發出了警告,提醒要小心中方投資。

5月6日,英國廣播公司(BBC)播出對布林肯的專訪。訪問中的一個問題是:西方國家是否該撤下來自中國的投資。

布林肯首先澄清說,美國並沒有試圖阻擋中國或者是加以遏制,但是,歐美國家希望維護二戰之後所形成的基於規則的國際秩序。

他接著指出,「我們必須要非常注意(very careful)這種投資的本質究竟是什麼。」「如果是投資於戰略性產業、戰略性資產,那麼各國就需要非常謹慎了。」

其實,警惕中共投資的早已不止美國了。幾十年來,中共一邊享受全球化帶來的好處,一邊不遵守承諾、破壞國際秩序,直到如今被視為是全球穩定的威脅。

恢復太平洋小島上的機場 北京意欲何為?

近日,中共在太平洋一個小島上的動作就引發關注。

據路透社5日爆出的獨家消息,中共已經制定計劃,要修復太平洋島國基里巴斯的一處簡易機場和橋梁。這個機場曾是二戰期間駐紮軍用飛機的基地,位於該國一個叫作坎頓(Kanton)的小島上。

目前,這個計劃還沒被官方公開,基里巴斯的反對黨議員藍黛西(Tessie Lambourne)對路透社表示,她對這個項目感到關切,並希望知道它是不是中共「一帶一路」倡議的一部分。

她還說,「除了跑道和橋梁修復的可行性研究之外,政府沒有分享成本和其它細節。」「反對黨將在適當時候從政府尋求獲得更多信息。」

北京當局為什麼要跑到太平洋的小島上,修復一個廢棄機場呢?截至目前,基里巴斯總統辦公室和中共外交部都沒有回覆媒體的詢問。但是外界可以得知的是,那裡非常具有戰略意義。

首先,基里巴斯雖然只有12萬人口,但它是世界上唯一一個橫跨四個半球的國家,控制著全球最大的專屬經濟海域之一,覆蓋超過350萬平方公里的太平洋。

其次,機場所在的坎頓島位於夏威夷美軍基地西南方3,000公里,在坎頓島的任何重大建設,都將為中共提供一個據點,使其深入二戰以來,一直與美國及其盟國緊密站在一起的地區。

所以,這件事就變得非常敏感。一位太平洋各國政府的顧問甚至表示,「這座島嶼將成為一艘固定的航空母艦。」

爭奪北冰洋?中共自稱「近北極國家」引警惕

除此之外,北京當局對北冰洋地區的一些「奇怪投資」也引發國際社會警惕。

今年4月,美國著名智庫「布魯金斯學會」(Brookings)發布一份報告,指中共在北冰洋地區的一些經濟活動明顯沒有經濟利益可言,背後可能有戰略目標和雙重目的。

比如,一名前中共宣傳官員以建設高爾夫球場為名,在冰島購買了250平方公里的土地,但是當地並不具備高爾夫運動的氣候條件。中國的商業公司還試圖購買格陵蘭島的舊海軍基地,以及瑞典的一個潛艇基地。

此外,中共近年來還一直力推自己是「近北極國家」。美國前國務卿蓬佩奧就在今年1月打臉這種說法。他當時發推文說,中國遠在北極900英里以外,想成為「近北極國家」是共產主義幻想。蓬佩奧還警告,如果北極地區要發展,必須首先關注來自俄羅斯和中共的威脅。

5月5日,美國國務院北冰洋地區協調員德哈特(James P. DeHart)也在一個研討會上表示,「我們已經看到,北京在世界很多地方開展的項目缺乏可持續性、透明度,助長當地的腐敗,以及沒有兌現對當地的種種承諾等等。」

北京暫停中澳戰略經濟對話 喉舌叫囂

中共給自己打造了如此惡劣的形象,各國在和它打交道的時候真得像布林肯說的,要「非常注意」了。那麼接下來,美國自己很快就要面對這個問題。

週三(5日),美國貿易代表戴琪在英國《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舉辦的一場線上活動中說,她還沒有和劉鶴或其他中共高官正式聯繫,但預計「近期內」就會這麼做,來評估中共履行「第一階段」美中貿易協議的表現。劉鶴是第一階段協議的中方協商代表。

對此,中共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在週四的例行記者會上回應稱,「中美經貿合作的本質是互利共贏的」,對於雙方在經貿關係中出現的一些問題,「應當本著相互尊重、平等協商的精神妥善加以解決」。

說是要「共贏」,但不少朋友可能都還記得,美國前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在去年提醒商界說,中共口中的雙贏,就是他們連贏兩次。如果要求中共切實遵循平等透明的貿易方式,不夾帶私貨,估計它就不幹了。我們可以來看看澳洲的例子。

從去年5月起,中共先後對澳洲的大麥、葡萄酒加徵關稅,之後甚至要求能源企業和鋼鐵廠停止進口澳洲煤炭。外界普遍認為,中共是用貿易對澳洲採取報復行為,以回應澳洲禁止華為參與5G網絡建設、訂立反外國干預法案,以及呼籲國際對中共病毒(武漢肺炎)源頭展開獨立調查。

中共的做法,是汪文斌口中的「相互尊重、平等協商」嗎?

不僅如此,5月6日,中共國家發改委在官網發布聲明,宣布即日起無限期暫停中澳戰略經濟對話機制下的一切活動。

聲明還稱,這麼做的原因是,澳洲聯邦政府某些人士近期「基於冷戰思維和意識形態偏見,推出系列干擾破壞兩國正常交流合作的舉措」。

多家外媒指出,中共此舉是反擊澳洲在4月取消了維多利亞州與其簽訂的「一帶一路」協議,並著手審查一家中企在澳洲北部港口的99年租約。

但澳洲明確表示,廢除「一帶一路」協議,是因為這對該國沒有任何益處;而中企租借港口或涉及國家安全問題。如果中共覺得澳洲做法不妥,本可以就事論事反駁,來解決問題。為什麼要製造新問題,讓兩國關係更僵呢?

不僅如此,中共發改委發布聲明後,喉舌媒體立即出來叫囂。

《環球時報》旗下的微信公眾號「補壹刀」發了一篇文章,題目叫「中國今天這記重錘 會打趴澳大利亞嗎?」文章聲稱,暫停中澳戰略經濟對話活動是「來而不往非禮也」,中澳「根本不在一個重量級別上」,澳洲「跳起來也打不到中國(中共)的膝蓋」,中方「警示一下就能讓澳傷筋動骨」。

文章還稱,「暫停」雙方活動而非「取消」,就是一種「警告」,警告澳方:「我們還有很多牌可以打,澳不要自己太把自己當回事,不要自絕後路。」

不知道大家聽了有什麼感想,還會覺得中共是個正常的「貿易夥伴」嗎?

暗中使絆!在印度華裔回國無門

中共對外尚且如此,對自己的國民就更不用說了。

據中央社6日消息,目前,在印度的中國公民已經沒辦法回國了,因為當地疫情持續升溫,所以中共駐印大使館在暗中使絆子,阻止他們回去。

在印度科技製造領域工作的張先生披露,他原本安排了假期回國,一方面也想躲避這波嚴重的疫情。現在,多數印度城市採取較嚴格的人員流動管制措施,必須上網申請e-Pass通行證才能搭車出門。張先生也去申請,卻被拒絕了。經詢問,他得知辦理需要公司出具休假回國等證明,但他再次遞交相關文件後,申請還是被拒。

張先生說,經多方打聽,他才知道是中共駐印度大使館已通知印方,中共暫時不讓中國公民回國,要求印方別發放通行證,這樣他們就無法到機場搭機。

張先生對中共這種偷偷摸摸禁止公民返國的行為,感到非常憤怒。

還有一名在印度工作的台灣公民說,他有個中國大陸同事,之前被中共洗腦洗得非常「愛國」,這個人想回國也被阻止了,氣得他開始大罵中共,令周圍的人非常驚訝。

4月30日,中共駐印度大使孫衛東接受環球網專訪時宣稱,在印度的中資企業員工、留學生、華僑都和使館保持緊密聯繫,使館還提供專家,指導建議和發放防疫物資。

這些宣傳話語和當地華人講述的親身經歷,真是有著天壤之別。

此外,中央社記者在6日上午試圖聯繫新德里的中共大使館,但包括媒體、領事等部門的電話都無人接聽。也就是當中國公民有緊急危難時,將求助無門。

港府判首宗紀念六四罪 被批心虛

中共治下,大陸老百姓的基本權利早就被剝奪了,而香港在強制通過「國安法」後,民眾原本享有的民主自由也正迅速消失。

週四(6日),香港一區域法院就去年「六四」燭光晚會的所謂「非法集結案」判刑,判處前香港眾志祕書長黃之鋒入獄10個月,與其它案件刑罰分期執行、專上學生聯會前副祕書長岑敖暉被判6個月,另外兩名女生袁嘉蔚和梁凱晴各判4個月。

綜合媒體報導,國安法指定法官陳廣池在判刑時稱,被告明知集會未經批准,是故意及有預謀,是公然犯法,必須判處「阻嚇性刑罰」,以反映案件的嚴重性,還要「以儆效尤」,避免其他人效法。

宣判期間,有旁聽的人站起大喊「Objection!(反對!)」,法官警告該人會被控「藐視法庭」,如果繼續吵鬧,就讓法庭保安抄下個人資料。

過去30年,每到「六四」紀念日,香港人都會在維多利亞公園點起燭光,提醒世人毋忘當年的慘案。這是華人社會最大型、人數最多、維持時間最長的「六四」紀念活動,也是香港民主自由的試金石。

但是,去年港警以疫情為由,首度反對集會。最終成千上萬香港市民自發到維園燃燭光,港警之後「秋後算帳」,拘捕及起訴24名民主派人士。

香港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批評法庭發出錯誤訊息,令公眾不敢參加集會,並透露今年「六四」集會申請還沒有進展。她說,就算申請被拒,仍希望香港市民堅持用各種方式悼念「六四」。

「天安門母親」發起人之一的張先玲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因為這個(紀念『六四』集會)而把這些人判刑的話,只能引起大家更多的憤慨。……只能說明政權自己的心虛。」

作為天安門母親群體的一員,張先玲說自己一直對堅持悼念「六四」的港人心存感激,認為這是香港民眾對死難者的懷念,也是對中共殺人罪行的譴責。她還說,無論當局是否禁止「六四」燭光晚會,相信人們心中的燭光永遠不會熄滅。

(轉載自時事縱橫)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