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ddha Statue With Candles In Natural Background

救人行善改大運 神眼如電人難逃

【發現新鮮事/綜合報導】清朝有個年輕人李生,年少時極貧困。某年,他準備去考鄉試,有位神算先生說他9月白露節前會橫死,他為此十分擔憂。

鄉試日期很快來臨,同學邀李生一同趕考。李生念及算命先生的話,以缺路費為由婉拒。同學中有王姓書生,家境富有,為人好俠仗義,平素與李生交好,亦力邀其同行,並贈他十金安家,路費亦由他承擔。李生感念王生大義,決結伴偕行。當時正值立秋。

一行人到了金陵(南京)後,聽說承恩寺有位相士,善占卜吉凶,且每言必中,生意絡繹不絕。李生好奇,便與六個考生一併前去看相,六人中亦有王生。相士看了六人面相後,馬上說出他們的身分,或是廩生,或是增補生,或是附榜生,或是監生,並且還說出誰父母雙全、誰雙親皆逝,絲毫不差。至於本次鄉試,相士說其中一人可中副榜, 其他人都不中。

等看到李生相貌,相士先問其家住哪裡,離此多遠,然後屈指算道:「如果快點回去,還來得及。」眾人驚訝並詢問緣由,相士說李生面相枯槁、神氣虛浮,天庭已現晦紋,五日內必死於非命,所以須儘速回家。不過,相士又說,從面相上看,李生會死在半路上,即便馬上動身,也恐怕來不及了。

王生等眾人急問是否有破解之法,相士說:「生死乃是定數,除非有大陰德,否則命運難以逆轉。如今死期將至,還能做什麼呢?從今天算起,六天後,如果公子還在人世,我從此不再為人相面。」

眾人聽罷,默然返回旅店。李生對王生說:「當初賢兄力挽我來,如今相士所言與之前所算並無兩樣,應該會應驗的。人生固有一死,我如果死在此地,恐連累諸位,所以還是儘快返回,望死於家中。」

眾人皆以為然。王生特意為其僱一艘船,贈其路費及十金以備急用。李生知其用意,也不推辭,笑說:「兄台資助喪葬費,我不敢辭。若死後有知,定乞求冥司助兄高中,以報答厚德。」遂辭眾人登船返鄉。

船在江中行了十多里,李生因大風只得靠岸停泊。等候良久,風勢還是不止,李生想到死期將至,而船不能發,死於途中應無可避免,遂一心等死。李生苦悶,上岸閒眺,信步獨行。走了一里多路,路途已杳無人煙。

忽然,李生見一名中年孕婦帶三個小孩,左手抱一個,右手拉一個,身後還跟著一個。婦人邊走邊哭,十分傷悲。李生與之交臂而過,突想江岸四週空曠寂寥,渺無人煙,該婦人形跡詭異,意欲何往?於是轉身追去,詢問其緣由,婦人並不搭腔。

李生只好尾隨婦人前行。婦人便回身責備李生,李生回問婦人有何難事,或許其可提供幫助。婦人不得已說:「我不幸嫁個屠夫,他性格暴戾,常鞭打我,讓我體無完膚。今天他去市場,臨走前說家裡有兩頭豬,如果有人想買,可賣十金。過一會兒,果然有人想買,我賣得十金。擔心是假錢,我就與買主一起去驗銀,確認無誤後回家。但買主忽返嫌價高,就索回銀子。隔一會兒,又回來說還是按原價買。我看那銀子沒什麼差異,就把豬交給他。後來鄰居過來,看見銀子,說銀子是銅做的。我急忙去追買主,卻早已不見蹤影。我又去驗銀,數家店鋪都說是銅。我遭此騙局,丈夫要是知道,一定把我打死。反正是死,死於丈夫的鞭子,不如死於水中。我所生三個孩子,也只能跟我一起死,以免遭惡父凌虐。」

李生聽後十分不忍,要過銀子一看,果真是銅。李生想王生所贈十金尚在袖中,而自己將死,錢也無用,便將袖中十金悄悄替換婦人的銅錢,然後對婦人說:「妳差點鑄成大錯,這是真銀,怎麼是銅呢?」婦人怒道:「多家銀鋪都說是銅,先生何必騙我呢?」李生說:「銀鋪欺妳是個女人。如果妳與我同行,他們一定不敢再說是銅。若那時再說是銅,妳再死也不遲呀。」

婦人從李生所言,倆人同行三、四里路,找到一家銀鋪,證明確實是銀子。又去幾家,也說是銀子。婦人大喜,拜謝而去。

當時夕陽西下,暮色蒼茫。李生欲回船上,走不到一里,就迷失方向,左右又無人可問路。猶豫間,李生見遠處有幾間房屋,走近細瞧,已頹扉敗壁,是座破敗寺廟。李生不得已暫棲屋檐下,待天明再走,心想或許該死此地吧。

李生深感疲倦而昏睡。朦朧中,李生感覺有衙役吆喝聲傳出,並見大殿上燈燭明亮,兩旁侍從林立,有一王爺坐案桌後,好像是關帝君。

關帝突道:「今日江津有一人救了五條人命,應速速察之,給其福報。」馬上有紫衣官員手持文卷回稟:「剛獲土地神申報,是某邑士李生。」關帝讓查其祿籍,看秋試榜單是否有列其名。隨後,有著彩繡服官員奏道:「李生祿命和壽命俱絕,今晚子時當死於本寺廟廊下之牆。」關帝馬上下令修祿籍,由其補缺解元(註:鄉試第一名),原來的解元因淫污婢女而遭除名。

隨即有官員說:「他的錢是王生所贈,王生輕財尚義,才使此人成就善果。追流溯源,王生也應登名祿籍。」關帝深以為然,令再其查祿籍,發現王生原定下次科考中第五十三名。不過,因本次科考的第五十三名,因口禍被停一次,所以關帝同意用王生代之。

李生正側耳傾聽大殿上的對答,忽然耳旁有人大聲疾呼「快出來」「快出來」,李生大驚而醒,見自己仍蹲坐廟檐下,四週一片漆黑,但聽得牆上泥土稀稀簌簌聲,趕忙起身向外跑。他剛一離開,牆就倒塌,正壓在他蹲坐之處。李生呆立良久,等待天明。

天亮後,李生至大殿前細瞧,果然是關帝廟。他整衣敬拜後,尋路回返船上。想到夢中關帝之語,李生決返回金陵,一路順風順水,很快到達旅店。眾人見李生無恙,深感驚訝,詢問其原因。李生只說因風大船阻,念及五日之期已過,遂回來應試。

眾人又問五日中是否有災難,李生推說曾在江邊迷路,回途掉落江中,幸得船主搭救,除錢丟失外,並無其它災難。王生笑道:「大難不死,必有後福,江邊迷路,就是高中的先兆。」遂為其設宴慶祝。

第二天,眾人皆說七日已過,李生仍安然無恙,該去嘲弄相士。李生本不想去,但抵不住眾人硬拽,只得一同前往。相士見李生,馬上認出說:「你不是我說五天之內當死的那個人嗎?」隨行有人應道:「就是他,可他已活過七天了,這是怎麼回事?」

相士說:「現在不會死了。數日不見,你骨相大異,氣色頗佳,公子必有不尋常的善舉且救人數命,所以才能挽回造化。」李生笑說:「先生之言差矣,我一個貧困之人,有什麼能力救人呢?」相士應道:「公子不必騙我,我曾說過,非有大陰德者不能回天。如今看你滿面陰騭(陰德福相),今科必中頭榜。明年入翰林,官登一品,壽命增至八十。」又笑道:「這件事絕非偶然。半月前相一秀才,明堂光彩殊常,本應是今科解元,昨天再看,他額頭已有懸針(相書破敗紋),光彩已隱,應是做了見不得人的壞事,削除了祿籍,不料是由你取而代之。」

相士又指王生道:「公子臉上也有陰騭,也當今年一同考中。」王生笑道:「我的朋友做了什麼我不知道,至於我,哪裡做了善事?」相士說:「正是無所為而為,才叫陰騭!」眾人不信,群起譏諷相士,李生則勸眾人回店。

回店後,李生悄對王生說:「那位相士真神,說得一點不差,兄台應中第五十三名。」便將其路上發生之事悉數相告,李生並說:「若非兄台贈金,我只能眼睜睜看婦尋死。如今得蒙神佑,都是兄台的恩惠啊。」王生道:「正因兄台大量,得神護佑。我應該感謝你才對啊。」

該年科考,李生果然高中解元,王生也上榜。第二年,兩人同入翰林,應驗相士所言,真是「禍福無門,唯人自召」。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