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uvvAU-1

康生夫婦惡事作絕 生前頻遭冤鬼索命

【發現新鮮事/綜合報導】中國共產黨內曾主管意識形態、名列毛澤東、周恩來之後的中共領導人康生及其妻子曹軼歐,生前都患莫名的恐懼症。

曾在北京301醫院麻醉科當護士、陳賡大將的女兒陳知進回憶,康生生前曾罹患恐懼症,每天24小時要警衛開燈陪著,病房裡要不停放映電影。病房裡沒人陪時,他會恐怖大叫,說誰誰誰找他索命、誰誰誰滿身血污、誰誰誰戴著鐐銬叮噹作響,喊得振振有辭,聽者是毛骨悚然。

而康生的老婆曹軼歐,也患有類似病症。1975年康生死後,曹軼歐從北京小石胡同搬進木樨地22號樓,該樓是專為部長級幹部蓋的。王光美等許多知名的中共高幹,都曾遭康生、曹軼歐迫害,都曾住過這兒。曹軼歐入住該樓後,時時深感恐懼、憂慮、痛苦、緊張和不安。她怕敲門、怕響聲,更怕人,特別是受過她迫害的中老年人。她不管白天或黑夜,時時都做噩夢,夢見許多惡鬼追殺,甚至於白天也見到冤魂索命。

一天晚上,她的孫女一進屋,曹軼歐馬上跪地哭喊:「你可不能見死不救啊!」「現在有人要向我報仇,要謀害我,快搭救我吧,不然我活不成了!」對此,見怪不怪的孫女並未太過驚訝,因為這幾年曹軼歐的瘋癲已司空見慣,而且愈益嚴重。1989年,她在這種恐懼中,結束自己罪惡的一生。

康生、曹軼歐夫婦生前為何患上莫明恐懼症?從佛家因果報應的角度來看,顯然是作惡太多,遭到鬼魂索命。陳知進說,生前康生不知坑害多少好人,「整風肅反」時,他親自用烙鐵燙別人的胸脯,並對犯人酷刑等罄竹難書。至於曹軼歐,也毫不遜色夫君,尤其文革期間,她與康生共謀許多下流手段,比如憑空捏造、歪曲事實及刑訊逼供等,整得許多人生不如死。

查閱中共披露的有限史料,康生、曹軼歐夫婦確實罪有應得。據大陸出版的《毛澤東與陳雲》一書披露,早在延安時期,負責中共情報系統的康生,就泡製幾起著名的「特務」大案,最有名的三大案是錢維人案、王遵及案和李凝案。該三人經酷刑訊逼供後,都被打為「特務」和「漢奸」。然而,這些罪名後經證明是莫須有。

整風運動中,康生為支持毛與江青結婚,而得毛賞識。其後,康洞察毛想積極樹立自己的權威後,他助毛於1942年發動延安整風運動,並藉機大搞酷刑逼供,將大批中共黨員打成特務、叛徒和內奸,泡製一大批冤案,將延安變成紅色恐怖的世界。而延安整風正是文革的前劇。

迄土改時期,康生時任山東省委書記,在隴東、晉綏及山東渤海等地施行極殘酷的政策,幾乎殺掉所有地主和富農,許多人對其憎惡,敢怒不敢言。當時,康生發明眾多酷刑,包括:拴囚犯於馬後,再鞭馬驅使它拖著受害者不停狂奔,直到犯人咽氣慘死;把醋灌入囚犯喉嚨;用馬尾刺入男性的陰莖……等,惡行不勝枚舉。

1959年廬山會議,康生按毛指示,大力批判彭德懷,說其是「野心好大,要得中華!給彭起綽號叫『石穿』,水滴石穿,搞陰謀嘛」。1962年,康生指責小說《劉志丹》是為高崗翻案,並成立專案小組,將習仲勳等高幹打成「反黨集團」,受牽連在內者共6萬多人,被迫害至死者達6千多人。康生之殘忍、無人性可見一斑。

文革爆發後,康生任中央文革小組顧問及中央政治局委員、常委,充當毛的打手。他根據以往經驗,泡製許多冤案,包括:打倒賀龍、羅瑞卿、劉少奇、王光美和「61人叛徒集團案」等,人稱「劊子手」。

而先後任職中共中央黨校、中央文革副主任的曹軼歐,文革期間,不僅對同事痛下毒手,而且協助康生謀害對手。中共高官陳雲曾說「康生是鬼不是人」,那麼,跟隨康生助紂為虐的曹軼歐,還能算是人嗎?他們生前被鬼折磨、索命,也就不足為奇了。

然而,康生死後,報應並未終止。文革結束後,中共公布康生的部分罪行,並決定開除其黨籍、撤銷原悼詞,其骨灰也從八寶山撤出,由其妻兒領回家中。康生與陳宜所生兒張小石,1979年被免職,後被開除黨籍。

三尺頭上有神明,人在做,天在看,神目如電,都有明確記載。所謂「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時候一到,報應全來」,報應案例,史不絕書,絕非無稽之談。


TAG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