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_569-10-01

中共科技監控無孔不入 陸網民嘆恐怖難以想像

【發現新鮮事/綜合報導】中共對大陸民眾的監控,已到恐怖、難以想像的程度。日前,某大陸民眾在社交媒體講述他乘坐長途汽車時,疾控中心透過監控手段找到他的經歷,引發網民對中共監控民眾的憂慮。有網民表示,中共邪黨一日不除,人民一日不得安寧。

5月20日,大陸一民眾在社交媒體發帖,披露他的一段經歷:他乘坐汽車時,疾控中心給他打電話,由於他正處於通話狀態,因此沒有接聽這通電話。結果,疾控中心透過車載攝像頭找到他旁座的人,並打電話給這個人,讓這個人告訴他,接聽疾控中心的電話。

他深感奇怪,鄰座這個人不是在車站買的票,而是半路上車的,之前沒有留下任何可聯繫的訊息,那麼,疾控中心是怎樣找到鄰座的聯繫訊息?最後他感嘆,「感覺現在我們都是在裸奔啊!」

該民眾的帖子在網路引起強烈反響。一些網民表示,中共的監控令人恐怖、難以想像。網民Ding則講述他類似的經歷,「上個月開朋友的車去河南,也是疾控中心給我打電話,問我什麼時候去的(河南),沒給我朋友打電話!直接給我打的。」

而疾控中心是怎樣找到這位民眾鄰座的那個人,引發不少網民猜測。有網民說,靠「微信定位」;「是用微信追蹤的,並不是人面識別。」有網民反對說,「買票是微信支付,但半路上車的座位是隨機選擇,非系統排座,只能是人臉識別。」

也有網民說:中共把所有的攝像頭都聯網了,包括高鐵、公交車及個人自己安裝的攝像頭,「只需要搜索A的圖像就能知道A目前在哪裡,然後會看到A旁邊有個B,再點擊B的圖像,B的資料、聯繫方式就出來了。」

網路觀察人士古河21日對媒體表示,中共早在十年前就已在中巴、大巴安裝監控攝像頭了,「一個車上不止一個攝像頭,據我所知,大概至少有五、六個,這些攝像頭的圖像直接聯網後,透過大數據運算,可以直接根據你的臉型識別你是什麼人,你帶著手機肯定是聯網的,手機這個信號定位後馬上就知道了。不過,一般我們坐的中巴車的攝像頭,它並不是直接聯網,而是把它記錄到記錄儀裡面,然後需要的時候,公安可以隨時調用。」

大陸南方新聞網2006年12月曾報導,深圳市公安局新聞發布會稱,深圳首批2,500輛~3,000輛公交大巴,年底正式安裝「電子眼」,明年內在公交車上安裝1.2萬支公交車攝像頭。

報導說,每輛大巴車上有一個中心處理器,三個攝像頭分別裝在車廂內的前面、後面及正對車門處,正對車門處的攝像頭,每上一個乘客就拍攝一張圖像。除拍攝影像資料外,車內顯著位置還安裝兩個報警按鈕,乘客一旦按鈕報警,攝像頭的圖像傳輸系統將影像資料同步傳輸至公安指揮中心,指揮中心將根據現場直播的情形,即時指揮公交車的行動。

「北京的出租車比這個更厲害」,古河說,「你搭車的時後,司機就會說,上車別隨便亂說,我們這個都是聯網的。所以,這種監控不是無法想像,其實早就執行了。」

大陸媒體2009年9月報導,早在2006年,北京的出租車不僅裝GPS,還裝與報警系統(監聽系統)相聯的麥克風和攝像頭,當按下報警按鈕時,相關部門能透過麥克風和攝像頭監聽、監視車上的情況。

此外,2009年,北京地鐵車廂的閉路電視系統,除了會拍攝乘客的一舉一動外,還有錄音功能,公安人員可以聽到乘客之間的對話,以至自言自語。

古河表示,現在的監控技術更成熟,「現在這個監控設備相當於一台手機,裡面會插個手機卡或叫『物聯卡』,卡插進去以後,他隨時透過信號和路上的那些中轉的信號塔相聯,所以,它的視頻、音頻都是及時傳送的,這個技術並不複雜。」

有網民表示,現在的監控愈來愈厲害,戴上口罩都能人臉識別,「現在北京小區都是刷臉開門,你戴了口罩照樣人臉識別出來。進超市商場有的是額溫槍測體溫,有的是架了一個平板,人臉識別加上測體溫。所有進超市的人都有記錄。」

那麼,在這種無處不監控的國家裡,有什麼方法可以避免監控呢?

有網友建議,「儘量用蘋果手機,用非國產輸入法,用非國產瀏覽器,用現金消費,用不記名公交卡。」也有網民說,「微信不能用,2018年、2019年就逐步成了監控軟體,2020年成了成熟的監控軟體,只能單機單用,還是出廠的機子。」

古河表示,現在要避免監控的確很難,「網友說的話是對的,蘋果手機現在用處很大,就是儘量和國產的東西絕緣。」有些東西儘管用的很熟練了、很舒服了,但是,該扔掉的(東西)還是要扔掉,「比方說,微信和數字輸入法等等,全扔了,如果你不仍,有一天你就會受它的害。」

而網民「守護生命」說,「太可怕了,中共邪黨一日不除,人們一日不能安寧。」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