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9p1-hpfyces9611215

徐世昌測一字解惑 王半仙神算直皖大戰結局

【發現新鮮事/綜合報導】民國九年(1920年),皖系段祺瑞和直系曹錕開戰之際,中華民國第二任大總統徐世昌請高人測個「定」字。該位高人就字論字,僅從字義便判定戰爭的結局。玄奇的是,測字之際,飛來一隻蟲子,這位奇人順勢將蟲與偏旁組合,道出段祺瑞的親信徐樹錚組織的安福俱樂部,最終命運是「滾蛋」。神奇的漢字攜帶的信息,道出包羅萬象的命運。

民國初年,徐世昌任第二任大總統,雖說他歷經清朝、民國的行政體制,受眾人尊敬,惟實際上他也受挾持,行政權力操控在皖系軍閥段祺瑞之手。貴為總統,徐世昌也得看段祺瑞的臉色行事。

當時段祺瑞組織「定國軍」,準備討伐直系曹錕、吳佩孚,他呈給總統徐世昌的公文自稱「本上將軍」,而不謙稱己名。從這篇呈文的語氣和段祺瑞當時的勢力來看,徐世昌受制於皖系的困境,不難想像。

皖系段祺瑞和直系曹錕等為爭奪北洋政府統治權,兩軍在京津一帶較勁。風雨欲來,就在兩軍即將開戰之際,徐世昌感受的威脅和壓力,如坐針氈,心中十分不安。表面上,他鎮定如常,平常飲酒賦詩,以示淡定,其實,他無時無刻不在憂慮政局。無論哪方戰勝,他將如何自保?這些問題如重石壓在他的肩上。徐世昌的親信看出他的憂慮,於是建議他請神妙絕倫的王半仙拆字占卜,測測前程。

從「堯」字測張敬堯必敗

徐世昌問左右王半仙之事,「他能神機妙算,你們是怎麼知道的?」於是親信講起當年吳佩孚在衡州撤防一役。

當時有人寫個「堯」字,請王半仙測派軍接防的軍閥張敬堯,其前途如何。王半仙當即斷定「不吉」,來者問何故?

他說:「根據五行推算堯字,加『金』為鐃字,是兵征之象;加『水』為澆字;加『火』為燒字,不但兵象已成,而且已陷入危急。加『木』為橈字(橈的本意為船槳),即攪擾其事,曲而不直,其勢必敗。即便加『土』是為墝字(音敲),意思是土壤貧瘠,堅硬不肥沃。」

「況且堯字上有三個『土』,得土可謂深厚。如今觀察字象,已變成貧瘠的土地,寓意失其位。不久之後,張敬堯必敗。」後來王半仙對張敬堯的預測果然應驗。

「定」字測出定國軍敗北

徐世昌聽罷親信的講述,心中深感好奇,笑著說:「看來此人不僅能知福禍吉凶,還精通漢字之學。那就請他來一趟,姑且和他閒談一番,以舒解胸中之悶。」

第二天晚上,王半仙抵達府邸。徐世昌寫了一個「定」字,即定國軍的定字,請他占卜。王半仙先是鞠躬,說道:「在下是江湖之人,不知忌諱。還請大總統勿要加罪譴責,在下才敢直言相告。」徐世昌遂答應不加責備。

這時,王半仙才從容拆字解迷。他開口直言,說:「定國軍恐遭不測,且會失敗,並且就在眼前。」

僅僅一個字,怎麼知皖系會失利呢?徐世昌說:「定國軍有雄兵十萬,難道不能戰勝直系大軍?您怎麼會說戰事不利呢?」

王半仙說:「在下是草莽野夫。只知道就字論字。然而時局情形如何,實非卑賤之人所能得知。」

徐世昌請他詳細講解「定」字的涵義,為什麼說定國軍會戰敗?

論「定」義 解戰敗之因

王半仙說:「定字從宀,從疋。宀加『元』為完字,定國軍將有全軍覆滅之憂。今天拆字是在夜裡,不在光天化日之下,故不成『是』字。且事出不正,因為『疋』字看似『正』字,其實不是正字。既然不『是』,又不以正道而行,怎會不敗?在此談論字義,所以能看出事情的必然結果,定國軍戰事不利。」

繼而,徐世昌又問安福俱樂部日後是否還能存在?安福俱樂部成立於1918年,由段祺瑞心腹徐樹錚所籌辦,地址在北京安福胡同,因此得名。徐世昌在選舉大總統過程中,受段祺瑞操控的安福國會支持。直皖二系一旦開戰,安福俱樂部日後如何,徐世昌也很關心。

解「安」字 道出安福命運

當時在場的人,只有王半仙、徐世昌及其親信,並無外人在場。王半仙說:「我們三人都是男子,成為太陽中的少陽之象。此時,正是子時,初陽之勢頗盛,怎能容下一個女子。安字從宀,從女。沒有女,則有字首但沒字尾形成磐石之安,並非是福。」

徐世昌見他言談靈巧,於是問他安福系的結果如何?這時忽然一隻蟲子飛到桌前,王半仙說:「無非就是逃走吧。疋加『十』字是個走字,俗話說走就是滾。疋下面加上『蟲』字,就是蛋字。所以結果只有『滾蛋』而已。」

聽到這裡,徐世昌大笑,便請他以五行再推算一下。王半仙說:「定加『金』為錠,是古代的舊幣,現在通用紙幣。銀元錠已成為過去之物,不流通很久了。加『木』為椗(停船時將繫船的石塊或石墩投入水底以穩定船身),船定不能前行。加『水』為淀,淀指淺水,上天久不下雨,水旱且乾涸。加火加土都不成字。」他推算起來,似乎都不是吉兆。

徐世昌一面聽著,一面點頭附和,忽然他嚴肅對王半仙說:「您的話太過露鋒芒,恐怕不是保身之道。如果這些話讓段將軍知道,恐怕會惹禍上身。」

王半仙明白總統的意思,向他道謝:「如果不是總統恕罪在先,在下怎敢輕言冒瀆?他人也不會像總統這般大度,包容像我這樣的草莽野夫。在下從這裡離開後,即會閉口,絕不對外透露一字。」

後來,結局果然如同王半仙所料。直皖戰爭只持續五天,皖系大敗。段祺瑞被迫辭職。直奉兩軍開進北京,接收南北苑營房。段系控制的安福國會由此解散,安福俱樂部隨之瓦解。

小小的漢字,竟能蘊涵眾多國家社會的命運信息。奇人王半仙僅從字義,即測出定國軍的成敗後勢及安福俱樂部的結局,漢字奧妙無窮,雖微言實有大義也。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