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named

面臨倒習勢力大反撲 習決清洗江派政法系統

【發現新鮮事/綜合報導】4月下旬,香港五個主要警察局長遭撤換,惟北京動作更大,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直接把香港警隊「一哥」鄧炳強的後台、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拿下。

4月24日,北京市人大會議,免去公安部常務副部長王小洪的北京市公安局局長,同時任命亓(音奇)延軍為北京市副市長、公安局局長。

王小洪卸任北京市公安局長 副手亓延軍接任

一週內,公安部兩個副部長出現變動:一個是孫力軍被查,另一個是王小洪免兼北京公安局長。

接王小洪北京公安局長這個「九門提督」要職者,是王小洪助手、北京市公安局副局長亓延軍。

亓延軍,1964年10月生,山東萊蕪人,曾任山東及河南消防總隊總隊長;2015年8月任公安部消防局防火監督處處長、消防局副局長;2016年5月任北京市公安消防總隊局長(總隊長),2019年1月任北京市公安局黨委副書記、副局長、常務副局長等職。

亓延軍先後在河南、北京公安系統與王小洪共事。王小洪經習近平提拔為公安部副部長後,亓延軍也被王小洪提名為北京市公安局常務副局長,成為王的第一副手。

王小洪與習近平私交甚篤。早在九十年代,習任福州市委書記時,王就是福州市公安局長,負責習的安全,算是習的貼身保鏢。

據說,王小洪當時即住習近平樓下,由於彭麗媛長年不在福建,習近平出差時,經常將女兒習明澤寄住王小洪家。王對習忠心耿耿。

王小洪拿下孫力軍

近日,江澤民派系掌控的政法委公安系統,開始出現異動。

4月19日,中共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落馬;4月20日,中共司法部長、前公安部常務副部長傅政華卸任司法部黨組副書記一職。4月21日,傅政華缺席中共政法委高層會議;習近平浙江舊部、遼寧省長唐一軍罕有參加政法委會議。

兩會後,估計傅政華的司法部長一職也保不住,可能讓位唐一軍。

據悉,孫力軍被查隔天,特勤局開黨務電話會議,王小洪會中要求特勤部門效忠習近平。外界預料王小洪會升任公安部長。

2019年5月,中共公安部機構新設特勤局,11月,王小洪首次以中共「特勤局黨委書記、局長」身分亮相。

當時王小洪名下頭銜已有七個:公安部黨委副書記、常務副部長,兼任北京市副市長、北京市公安局黨委書記、公安局局長,又兼任特勤局黨委書記、局長。

據財新網報導,公安部副部長一般不兼任公安局長,但王小洪是個特例。當時媒體評論指,「看來是朝中無人了」,讓習近平放心的人,除了王小洪,還是王小洪。

不過,王小洪也沒辜負習的信任,這次計劃抓捕孫力軍,去的人馬不是中紀委的人,而是王小洪特勤局所管轄的中央警衛團。

據知情人士曝料,這次調查孫力軍,是經過精心策劃的行動。孫力軍今年2月份派往疫情中心武漢督導「維穩」,是習陣營使出「調虎離山」之計,將孫力軍遠調武漢,目的是便於王接管孫的工作。

孫力軍從武漢回京不久就被「雙規」。孫於4月1日之前,就被中紀委調查,北京只是等4月18日鄧炳強捉拿香港15名民主派人士之後,隔天才對外公布孫力軍被查。

按中共慣例,內部須先查獲證據,才對外宣布調查。經中紀委調查的人,一定有查出重大問題。宣布某個官員被查,實際等於這個官員落馬,再也無法擔任原職,且要黨紀和國法懲罰。

孫力軍的三大問題

公安部通報孫力軍有三大問題:一、口是心非、陽奉陰違,有令不行、有禁不止,做「兩面人」、搞「兩面派」;二、任人唯親、任人唯利、拉幫結派、搞小團伙小圈子;三、把自己凌駕於組織之上,妄自尊大、我行我素,搞一個人說了算,把分管領域搞成個人「自留地」。

說到孫力軍與香港的關係,「反送中」運動時,香港所謂「止暴制亂」的指揮中心,並非設在香港,而是深圳。名義上是公安部長趙克志主管,實際是副部長孫力軍坐鎮香港灣仔警察總部,反送中期間香港眾多浮屍、跳樓等慘案,都是孫力軍幕後主使。

孫力軍被查的外界說法:

關於孫力軍被查的原因,外界有五種說法:一、孫力軍對習近平有不敬言行,威脅習的安全。據傳,習近平赴武漢視察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時,孫力軍負責安保工作。期間,孫指揮的武漢地方警衛,曾與習近平帶去的侍衛發生衝突,給習的安全帶來隱憂。事後孫甚為不滿,大肆抱怨。

消息稱,習所到之處,「近距離布置真槍實彈的武裝保衛人員,都屬於中央警衛團,參與任務的武漢警方,槍裡都沒子彈,離習遠遠的。習近平帶來的狙擊手,反而瞄準武漢當地警戒人員」。

二、孫力軍不屬「習家軍」,習對他不放心。特別近來盛傳中共內部倒習勢力蠢蠢欲動,習家軍建議換孫的呼聲不斷。

三、孫力軍掌控公安部第一局期間,親自操辦如肖建華案、香港銅鑼灣書店案、709案等大案,重創中共形象,間接催生香港反送中運動,讓習近平揹黑鍋。

四、孫力軍經常打著「習辦」、「彭辦」(彭麗媛辦公室)旗號,以習近平名義繞過部長而自行下令,「挾天子以令諸侯」。

五、孫將中共病毒疫情的核心機密洩給美國,尤其是武漢P4實驗室的機密訊息。有人甚至懷疑,孫力軍就是美國在中共高層的臥底,因孫在澳洲就學期間或當官後,可能被澳洲及美國情報機構策反吸收。

中共切割酷吏以卸責

中國問題專家唐靖遠分析,上述五個認為孫力軍落馬的原因中,唯一真正原因,就是「切割說」。

「孫力軍做的事情,現階段在明面上對習近平不利,而且是非常不利,拿下他,是為切割這些不利關係。他過去做的事情,現階段已成為巨大政治負資產,切割已經是遲早的事。」

唐靖遠表示,因為孫力軍是中共鎮壓異議人士和維權律師的最高級別打手、兼鎮壓法輪功實際執行人及鎮壓香港民主抗爭運動祕密警察總指揮。孫會欠下多少血債,是不難想像的,當這些血債成為當局一大負擔時,切割成為了必然。

特別是習近平現階段面臨國內外巨大追責壓力。唐靖遠說,習或利用這種切割,在一定程度上緩解國內或香港鎮壓的怨氣,同時避開黨內可能出現的尖銳指責,並展示:中央永遠偉大光明正確,做壞事的都是下面的人。於是那種靠殺人、整人而上位的酷吏,其下場就是咎由自取。

4月24日,北京市人大會議,免去公安部常務副部長王小洪的北京市公安局長一職,同時任命亓延軍為北京市副市長、公安局局長。

王小洪卸任北京公安局長 副手亓延軍接任

一週內公安部兩個副部長變動:一個是孫力軍被查,另一個是王小洪免兼北京公安局長。

接替王小洪擔任北京公安局長這個「九門提督」要職,是其助手、副局長亓延軍。

亓延軍,1964年10月生,山東萊蕪人,曾任山東及河南消防總隊總隊長;2015年8月任公安部消防局防火監督處處長、消防局副局長;2016年5月任北京市公安消防總隊局長(總隊長),2019年1月任北京市公安局黨委副書記、副局長、常務副局長等職務。

亓延軍先後在河南、北京公安系統與王小洪共事。王小洪升任公安部副部長後,亓延軍也升任北京市公安局常務副局長,成王的第一副手。

王小洪與習近平私交甚篤。早在九十年代,習任福州市委書記時,王就是福州市公安局長,負責習的安全,是習的貼身保鏢。

據說,王小洪當時住習宅樓下,由於彭麗媛常不在福建,習近平出差期間,常將愛女習明澤寄住王小洪家。因此,王對習忠心耿耿,習對王也不次拔擢。

王小洪策劃拿下孫力軍

4月19日,中共公安部副部長孫力軍落馬;4月20日,中共司法部長、前公安部常務副部長傅政華卸任司法部黨組副書記一職。4月21日,傅政華缺席中共政法委高層會議;習近平浙江舊部、遼寧省長唐一軍罕有參加政法委會議。

估計兩會後,傅政華的司法部長職位也不保,可能讓位給唐一軍。

孫力軍被查第二天,特勤局開黨務電話會議,王小洪在會上要特勤部門向習近平效忠。外界預料王小洪會再升職。

2019年5月,中共公安部機構新設特勤局,11月,王小洪首次以中共「特勤局黨委書記、局長」身分亮相於公開報導。

當時王小洪名下的頭銜已有七個:公安部黨委副書記、常務副部長,兼任北京市副市長、北京市公安局黨委書記、公安局局長,又兼任特勤局黨委書記、局長。

據財新網報導,公安部副部長一般都不再兼任局長,但王小洪是個特例。當時《新紀元》周刊評論指,「看來是朝中無人了」,讓習近平放心的人,除了王小洪,還是王小洪。

不過王小洪也沒辜負習近平的信任,這次孫力軍被捉,去抓人的不是中紀委的人,而是王小洪特勤局管轄的中央警衛團。

據自由亞洲電台「耳邊風」節目曝料,這次調查孫力軍,本身就是經過精心策劃的行動。孫力軍今年2月份派往疫情中心武漢督導「維穩」,是習近平陣營使出「調虎離山」之計,將孫力軍遠調至武漢,目的是便於王接管孫的工作。

孫力軍從武漢回京不久就被「雙規」。孫於4月1日之前就被中紀委調查,北京只是等4月18日鄧炳強捉了香港15名民主派人士之後第二天,才對外公布孫力軍被查消息。

按中共慣例,先內部查獲證據,才對外宣布調查。中紀委調查的官員,都是查出確定有重大問題。官員被查,實際等於這個官員落馬,再也無法擔任原職務,且將被黨紀和國法懲處。

公安部通報孫力軍有三個問題

公安部通報孫力軍有三個問題:一、口是心非、陽奉陰違,有令不行、有禁不止,做「兩面人」、搞「兩面派」;二、任人唯親、任人唯利、拉幫結派、搞小團伙小圈子;三、把自己凌駕於組織之上,妄自尊大、我行我素,搞一個人說了算,把分管領域搞成個人「自留地」。

說到孫力軍與香港的關係,中共在「反送中」運動時,香港所謂「止暴制亂」的指揮中心,不是設在香港,而是深圳。名義上是公安部長趙克志主管,實際是副部長孫力軍坐鎮香港灣仔警察總部,反送中期間香港眾多浮屍、跳樓等慘案,都是孫力軍幕後主使。

孫力軍被查原因有五種說法:

關於孫力軍被查的原因,外界有五種說法:一、孫力軍對習近平有不恭敬言行,威脅到習的安全。據傳,習近平赴武漢視察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疫情期間,孫力軍負責安保工作。期間,孫所指揮的武漢地方警衛,曾與習近平帶去的侍衛發生衝突,給習的安全帶來隱憂。事後孫甚為不滿,大肆抱怨。

消息稱,習所到之處,「近距離布置的真槍實彈武裝保衛人員,都屬於中央警衛團,參與任務的武漢警方槍裡都沒子彈,離習遠遠的。習近平帶來的狙擊手反而瞄準武漢當地警戒人員」。

二、孫力軍不屬「習家軍」人物,習對他不放心。特別是近來盛傳中共內部倒習勢力蠢蠢欲動,習家軍建議換人的呼聲不斷。

三、孫力軍掌控公安部第一局期間,親自操辦如肖建華案、香港銅鑼灣書店案、709案等大案,重創中共形象,間接催生香港反送中運動,讓習近平揹黑鍋。

四、孫力軍經常打著「習辦」、「彭辦」(彭麗媛辦公室)旗號,以習近平名義繞過部長自行下指令,「挾天子以令諸侯」。

五、孫將中共病毒疫情核心機密洩漏給美國,尤其是武漢P4實驗室的機密訊息。有人甚至懷疑,孫力軍就是美國在中共高層的臥底,因孫在澳洲就學期間及當官後,可能被澳洲及美國情報機構策反吸收。

中共切割酷吏以卸責

中國問題專家唐靖遠在影片中分析上述五個原因,認為都不太可能,他稱,孫力軍落馬的唯一的真正原因,就是「切割說」。

「孫力軍做的事情,現階段在明面上對習近平不利,而且是非常不利,拿下他,是為切割這些不利關係。他過去做的事情,現階段已成為巨大政治負資產,切割已經是遲早的事。」

唐靖遠表示,因為孫力軍是中共鎮壓異議人士和維權律師的最高級別打手、鎮壓法輪功實際執行人及鎮壓香港民主運動的祕密警察總指揮。這樣的人,會欠下多少血債是不難想像的,當這些血債成為當局一大負擔時,切割就是必然。

特別是習近平現階段面臨國內外巨大追責壓力。唐靖遠說,習或利用切割,一定程度上緩解國內或香港鎮壓的怨氣,同時避開黨內可能出現的尖銳指責,並展示:中央永遠偉大光明正確,做壞事都是下面的人。於是那種靠殺人、整人而上位的酷吏,其下場就是咎由自取。

孫力軍落馬 習近平抽江派馬前卒

孫力軍雖只是副部級官員,但有很大實權,屬於「倒習」的江派人馬。拘捕孫力軍的重要性,可嫓美拘捕周永康。

習近平於十九大犯大錯,2017年年底、十九大前夕,習不但沒抓捕賊王,反而跟江(澤民)、曾(慶紅)妥協。江、曾『承諾』擁護習做『一尊』,習保證不抓江、曾。但習這招錯棋,很快應驗了古人所講『擒賊不擒王,必然遭禍殃』。這次習近平拿下孫力軍,堪稱是中共倒塌之前,最後一個天賜良機。

王小洪扶正公安部 趙克志接政法委

習近平上台後,第一件大事就是把軍權從江派手中奪回,因此江澤民安插的軍委副主席徐才厚、郭伯雄先後落馬。

軍改後,習本想藉周永康案,清洗江派把持的政法委系統,其中包括公安、武警、法院、檢察院等組織,但由於江派拚命抵制,習想清洗政法委系統的計畫,一時難以下手。

孫力軍落馬及傅政華卸職後,習極可能要清洗政法委系統,讓習家軍徹底掌控公安,不讓江派有機可乘。

2017年11月,中共兩會爆冷門,從未幹公安的趙克志,突獲任命公安部部長。趙克志從年齡、履歷來看,只是習的過渡人物,王小洪才是習的中意人選。

2017年兩會時,趙克志64歲,將屆退休年齡。2016年1月,他當選河北省人大常委會主任。也就是說,趙克志本來準備65歲後,只擔任人大主任,因栗戰書推薦給習近平,而做了公安部部長,主管對內維穩的刀把子。

接下來,王小洪很可能接趙克志擔任公安部部長,而趙克志也許兩會後接江派的郭聲琨,擔任政法委書記。習近期面臨倒習的勢力反撲,心中或已悔悟與江派妥協的後果,亡羊補牢,猶尚未晚,預料習已決心剷除江派在政法系統的黑勢力,為中國大陸可能的大變局做準備。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