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1240-p16x9-zhfy_2

新冠肺炎難以解釋的現象及謎團

【發現新鮮事/綜合報導】由於中共隱瞞疫情,自去年12月初爆發新冠肺炎後,疫情迅速向世界擴散,全球確診與死亡病例飆升。迄今病毒尚無有效的治療藥物,也沒有預防疫苗。而圍繞該病毒的多種現象,也讓科學家難以解釋。

病毒兼具傳染性和致命性

3月初,流行病防範及創新聯盟的CEO海契(Richard Hatchett),在電視節目中表示,新冠病毒的傳染力是季節性流感的3倍,死亡率則是流感的10倍。自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以來,人類從未體驗過這型的病毒,同時兼具傳染性和致命性。

海契表示,新冠病毒在中國大陸、意大利、伊朗等國已顯示,它可能威脅全球50%至70%的人口。

截至目前,歐洲新冠肺炎重災區意大利,累計確診病例達17,660人,死亡人數超過1,200人。

新冠肺炎大爆發後,網絡上所傳多部影片,疑似染病者突然倒斃或突然四肢無力倒臥醫院及街頭,場面怵目驚心。

陸媒報導,從北京調往湖北支援的醫生梁騰霄,也碰過這樣的案例。有一個病人,早上查房時感覺還好好的,但查房一結束,病人就死亡。「你無法想像病人的情況有這麼嚴重。」

一名參與驗屍的醫生透露,死者經解剖發現,重症病人的肺損傷得很厲害,免疫系統幾乎全毀。

「SARS只攻擊肺,不會傷害免疫系統;愛滋病只傷害免疫系統,但新冠肺炎對病人的損害,像SARS加上愛滋病。」醫生說道。

感染者高復陽率、高潛伏期、無症狀及找不出感染原因

新冠肺炎所具特徵,讓醫學專家大感恐怖。如患者的高復陽率、高潛伏期、感染後無症狀及找不出感染原因等等。

之前,成都、武漢與廣東等多地,竟出現出院患者複檢呈陽性的情況,其中廣東14%的出院患者都呈複檢陽性的現象。

2月下旬,武漢醫生張旃曾對44名兩次檢測都呈陰性的患者、醫護人員進行複檢,其中約26人第三次檢測卻呈陽性,比例高達50%以上。

收治武漢肺炎患者的武漢方艙醫院,一度緊急叫停病人的出院手續,因康復出院者復發情況多,需重新入院治療,甚至有人因此死亡。

3月4日,澎湃新聞報導,武漢一確診患者,36歲的李亮,2月26日從方艙醫院出院,到指定的酒店康復點隔離,3月2日突在康復點發病,送醫後不治。

由武漢市衞健委開具的死亡證明書顯示,其死亡原因是武漢肺炎,屬呼吸道阻塞猝死、呼吸循環衰竭。

而有的新冠肺炎患者潛伏期長得驚人。湖北荊門市趙女士於3月1日接受新冠病毒核酸檢測呈陽性,但發現她是1月被傳染的。一名山西65歲女性於2019年12月25日自武漢返回山西,卻遲至今年2月5日始確診。

此外,新冠肺炎患者也出現無症狀傳染。2月28日,中共專家鍾南山團隊的承認,近半數就診患者並無發燒症狀。

更有新冠肺炎患者,感染原因不明。3月10日晚,武漢市民張毅告訴美國之音,「像我們前面就有一個人,拿了一個化驗單出來,他正是陽性,……醫生就讓他去隔離醫院。然後我就問了一下,每天都有這種新增的病人,而且是確診的病人,他們都是在家裡,根本沒出過門,但是無任何症狀,既不發燒,也沒有任何症狀的病毒攜帶者,是來看其它的病才發現的。」

親共國家普遍疫情較重

除中國大陸外,目前意大利、伊朗、法國、德國、韓國等都是疫情重災區,而這些國家與中共關係較親近。

截至3月13日,伊朗確診人數達11,364例、514例死亡。

這次新冠病毒在伊朗似乎長了眼,直指伊朗政要,上至兩名副總統、下至地方長官。該國目前至少有7名高級政要、24名議員確診,多名現任和前任國會議員死亡,其高級官員因新冠肺炎死亡率居全球之首。

日前,伊朗女副總統埃布特卡及伊朗第一副總統賈漢吉里先後確診。

此外,衛生部副部長哈里奇、外交政策委員會主席佐諾和工業、礦業和貿易部長拉哈瑪尼等人也確診。

至少有6名伊朗高官死於新冠肺炎:伊朗前國會議員拉查瑪尼,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IRGC)前政治局官員塔扎里,伊朗最高領袖何梅尼顧問委員會成員、前國會議員米穆罕默德,剛獲連任的女議員拉赫巴爾等。

眾所周知,中共是伊朗的後台,也是其「親密戰友」。在中共「一帶一路」計劃中,伊朗是中共滲透歐亞非的戰略樞紐。過去10年中,中共一直是伊朗最大的貿易夥伴,投資伊朗規模巨大。

此外,歐洲國家意大利也成為新冠肺炎重災區。3月9日,意大利總理宣布全國封鎖。迄3月14日止,意大利累計確診病例達17,660人,死亡人數超過1,200人。

歐洲國家中,意大利最早對中國實施旅行禁令,如今卻成為中國以外確診病例最多的國家。

同樣,意大利與中共的關係「親密」,該國與中共已結盟74對友好城市。其中包括疫情最嚴重的倫巴第大區及米蘭、威尼斯、貝加莫等城市。

身為民主國家G7集團成員之一的意大利,近年經濟衰退,幻想中共的「一帶一路」有巨大利益,而不顧西方盟友的反對,於2019年3月與中共結盟、「加強全面戰略夥伴關係」,成為G7首位簽署中共「一帶一路」協議的國家。

意大利此次疫情大爆發,對該國經濟和人口損失無法估計。

讓專家困惑的非洲低發病率

截至3月14日止,非洲有16國發現武漢肺炎確診病例。埃及為確診人數最多的國家,達80例。

在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肆虐之際,為何非洲大陸發病率較低?

對此,法國熱帶傳染病專家吉拉德表示,目前還不懂為何非洲沒有更多的病例。非洲目前也僅有的幾個通報病例,出現的時間也遲很多。許多原因都提了出來。

他認為,第一種原因是感染者很少前往非洲。但這種說法似乎不太可能,因目前有一百萬中國人在非洲生活,而且,中國與非洲大陸的往來十分頻繁,還有二月初中國農曆新年所帶來的人員互動。

第二種原因是氣候。熱帶高溫不利病毒傳播。但這種可能性也不大,因為病毒在高溫下繁殖很快。

第三種原因,非洲人的基因上更具抵抗力,對新冠病毒不敏感,但也不具說服力

中共至今無法確認「零號病人」的身分

就新冠肺炎疫情,大陸試圖找出「零號病人」(即中國第一個感染武漢肺炎者)到底是誰或病毒的來源,但至今沒有定論。

對於這次新冠肺炎病毒的來源,中共官方最初將毒源指向武漢市華南海鮮批發市場。

之後,武漢市金銀潭醫院副院長黃朝林等人刊在權威醫療期刊《柳葉刀》的文章顯示,第一例患者發病時間為2019年12月1日。該院重症監護室主任吳文娟表示,這是一位年過七旬的男子,他並沒有去過武漢華南海鮮市場的記錄。有學者說,考慮潛伏期的因素,該患者應在2019年11月即被病毒感染。

香港《南華早報》3月13日披露,一份非公開的中共文件顯示,早在2019年11月17日已出現武漢肺炎患者,是一名55歲的湖北居民,但不確定該病人就是「零號病人」,也不排除還有更早的案例。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