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ople wearing facemasks to help stop the spread of a deadly virus which began in the city, wait for medical attention at Wuhan Red Cross Hospital in Wuhan on January 25, 2020. - The Chinese army deployed medical specialists on January 25 to the epicentre of a spiralling viral outbreak that has killed 41 people and spread around the world, as millions spent their normally festive Lunar New Year holiday under lockdown. (Photo by Hector RETAMAL / AFP) (Photo by HECTOR RETAMAL/AFP via Getty Images)

武漢肺炎爆發始末 中共隱瞞疫情女醫悲憤難抑

【發現新鮮事/綜合報導】新冠肺炎,致大陸醫護死傷慘重並傷及家人。中共官方3月6日證實,目前湖北超過3,000名醫護人員感染新冠肺炎。其中40%在醫院感染,60%在社區感染,均為湖北醫護人員,也都不是傳染科醫生。支援湖北的4萬多名醫護人員,迄今仍未提感染報告。鑑於中共撒謊成性、控制信息成性,真實感染數據還有待知情人士不畏壓力,挺身公布。

新冠病毒從2019年底開始向中國大陸蔓延並擴散至世界各地,因當時中共政府隱瞞疫情,很多人不知病毒的嚴重性。從大陸微信網絡中看到武漢第一線醫生和護士的曝料,當時武漢市有數十萬人感染,醫院每天病死很多人;尤其是1月23日武漢封城後,很多人死在住宅區內,因家門被政府反鎖,沒食物吃,有人甚至餓死。有的醫院感染者來不及治療,因病人暴滿,晚上就用悶罐車拉出去火葬。當時,人人都驚悚後怕,極度恐怖絕望,害怕病魔降臨至自己身上,整座武漢市就像人間地獄,彷彿末日降臨。

名為《新型冠狀病毒疫情處置情況說明》的文件,是一份來自武漢中心醫院的內部材料(下稱《疫情處置說明》)。多位武漢市中心醫院醫生向大陸《財新》記者表示,該內部材料屬實。武漢中心醫院宣傳科和公共衛生科拒絕就該文件的真實與否而回應財新記者。

《疫情處置說明》顯示,2019年12月29日下午,武漢中心醫院後湖院區急診科接診4例來自華南海鮮市場的病人,CT、血檢均呈病毒性肺炎。1月8日至10日,武漢中心醫院公衛科陸續上報14張不明原因肺炎報告卡(1月8日9例,1月9日4例,1月10日1例)。其中1月9日晚,區疾控中心對當日上報的4個病例進行流調和採樣。

12月16日,武漢中心醫院急診科又送進一位「莫名其妙高燒」的病人,22號轉到呼吸科。同事對急診科主任艾芬耳語:「那個人報的是冠狀病毒。」12月27日,醫院又收到一名「沒有任何基礎疾病,肺部一塌糊塗」的病人。12月30日中午,艾芬拿到一份不明肺炎病毒檢測報告。她把報告拍下來,在檢測報告上圈出「薩斯冠狀病毒」字樣,傳給醫學院的同學。隨後,這份報告傳遍武漢醫生圈。

12月31日10點20分,醫院轉發武漢衛健委消息,警告醫護不能對外隨意發布不明肺炎消息,如信息洩露而引發恐慌,要追究責任。1月1日,醫院監察科科長通知艾芬次日早上去談話。艾芬說,「之後的約談,我遭受前所未有、非常嚴厲的斥責。」 稱她是專業造謠人士。

1月13日上午9時許,江漢區疾控中心傳防科科長王文勇致電武漢市中心醫院,要求該院將1月10日上報的不明原因肺炎改為其他疾病。

1月16日16時,即湖北省「兩會」閉幕的前一天下午,武漢市疾控中心終於派出兩名工作人員到武漢市中心醫院採樣。此時,武漢市中心醫院的「不明原因肺炎疑似病例」已增至48例。

值得注意的是,1月12日至1月17日期間,武漢市衛健委的每日例行通報,均稱「本市無新增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

武漢市中心醫院急診科的艾芬醫生,並未像李文亮等8位醫生被公安訓斥,但她說,醫院監察科的那次約談,讓她有「很絕望的感覺」,對她打擊非常大,「我感覺整個人心都垮了,後來所有的人再來問我,我就不回答了。」

艾芬很清楚新冠肺炎已人傳人,但院方為隱瞞真相,甚至不讓醫生把隔離衣穿在外頭。

當武漢還在隱瞞疫情,當中國疾控中心的專家還在說可控可防的時候,1月11日,急診科護士胡紫薇感染,但是,1月16日那天,一位院領導居然繼續說:「沒有人傳人,可防可治可控。」一天後,即1月17號,江學慶住院,10天後插管、上ECMO。」

醫生群接續倒下,病人的病情況更惡化。病區飽和,基本上一個病人都不收,「ICU也堅決不收,說裏面有乾淨的病人,一進去就污染了。」病人不斷湧入急診科,後面的路又不通,就全部堆擠在急診科。」病人一排隊就是幾個小時,醫護人員也無法下班。 「我們眼睜睜地看著病人愈來愈多,傳播區域的半徑愈來愈大。有診所的老闆得病,也是來打針的病人傳給他的,都是重得不得了。」 「某天,發熱門診門口排隊,要排5個小時,正排著一個女的就倒下了。」艾芬說:「還有很多人把家人送到監護室的時候,就是他們相見的最後一面,你永遠見不著了。」

艾芬敘述,僅僅她所在的急診科,就有40多人感染。有三名女醫生全家感染,兩名醫生的公公、婆婆及丈夫感染,一名女醫生的爸爸、媽媽、姐姐、丈夫加她自己5個人感染。「大家都覺得,這麼早就發現這個病毒,結果卻是這樣,造成這麼大的損失,代價太慘重了。」

記載上述情況的這篇《人物》雜誌文章刊出後,不斷地被刪,卻不斷地轉發。艾芬所在的武漢中心醫院有四千名職工,當時已經有四名醫生因新冠肺炎病亡,近兩百名醫護人員感染。武漢中心醫院的醫務人員感染和死亡比例,位列武漢各醫院之首。

其中,3月9日上午,武漢市中心醫院眼科退休返聘副主任醫師朱和平,因感染新冠肺炎病亡。此前,2月7日,該院眼科醫生李文亮病亡。3月1日,甲狀腺乳腺外科主任醫師江學慶病亡。3月3日,眼科主任醫師梅仲明病亡。目前,武漢市中心醫院至少還有心胸外科一位副主任醫師、泌尿科一名副主任醫師,也因感染新冠肺炎住院。「他們都上了ECMO,情況比較危重。」(ECMO指人工心肺,也被稱為體外生命支持系統。)

在新冠肺炎這一重大公衛事件面前,世界衛生組織的總幹事譚德賽博士儼然是中共的熱心維護者。譚德塞是埃塞俄比亞人,世界衛生組織的第一個非洲領導人。譚德塞博士的第一個任期,先是遇上剛果的伊波拉病毒疫情,如今又是2019年新冠病毒疫情。兩次疫情都宣布為國際關注的公共衛生緊急事件。

至於譚德賽是否在瞭解中共的情況下而為中共背書呢?或出於其他原因而當了一場「譚書記」?讀者可細心觀察和瞭解。

眼看著自己的同事一個個倒下去,眼看著一個個武漢人因求醫無門而慘死,艾芬悲憤地說,「早知道有今天,我管他批評不批評,老子到處去說。」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