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05-040215_U1085_M548577_1ac6

中美貿易戰美利大於弊 市場臆測大異其趣

【發現新鮮事/綜合報導】中美貿易戰迄今近兩年,美對中國大陸的出口商品種類,頻頻擴大範圍加增關稅,中國大陸雖曾反制報復,但實質上對美沒有任何效果,反制手段幾乎難以維持。如此的發展結果,與兩年前市場主流的臆測觀點,完全不同。

2018年,川普帶頭全面反擊中國大陸長年在全球各地設下的貿易障礙,美對從中國大陸出口的許多商品,逐步調高關稅及種類。中美商會(AmChamChina)於2018年8月底至9月初對會員調查,超過74%的企業認為美對中啟動新一輪的制裁措施,將產生負面影響,希望川普停止貿易戰。當時全球媒體大多認為,關稅暴增將推升美國的進口物價,擴大美通貨膨脹,畢竟中國大陸是全球廉價商品的最大出口國,若對其商品增加關稅,美國去哪裡找替代進口來源?通貨膨脹又會耗掉美多少的消費能力?

2018年第三季也可以看到許多類似的評論,認為關稅暴增對美弊大於利。一轉眼,2019年已結束,回顧2019年的中美物價相關指數趨勢,可明顯發現,現實的發展與當時的市場主流觀點完全不同。

觀察通貨膨脹的部分,近一年來,通貨膨脹率維持在1.5〜2.9%的國家,居然是美國,而且自2018年7月以後,通貨膨脹竟然還大幅下跌至1.5%!增加關稅應墊高物價的美國,物價竟然沒有大漲,甚至還比發動貿易戰前還低,無論是整體的通貨膨脹率,或是扣除食物和能源波動的主要通貨膨脹率,美國都相對穩定維持在2%上下,達到聯準會(FED)希望的溫和通膨環境。但美國扣除食物和能源的商品通膨,從2017年底的-1.0%,持續拉高至接近1.0%的增加,就是中美貿易戰所帶來的衝擊,不過其權重約20%,對美國整體通膨拉抬很有限,美國的民間消費成長也維持在1.5%左右,相對穩定。所以,貿易戰將帶動美通膨,進一步吞噬美國消費力的說法,顯然不成立。

接著來看中國大陸的通膨。FED增加甚多金流,薪資及就業持續成長,但通膨僅微超2%。放眼中國大陸,人行近年發行很多鈔票,通膨還能相對穩定,一旦出口商品被美國加徵關稅後,通膨一年內大幅上升4.5%,完全與市場預期的情境相反,中國大陸出口商品被美加徵關稅,結果通膨卻發生在大陸境內,令人匪夷所思。

貨幣政策與豬瘟推升大陸物價

數十年來,美國一直掌握強勢的貿易喊價權,因為美市場消費強,製造業技術高,美國能要求對手貿易國讓步或降價。另外,中國出口至美的商品取代性高,技術低。美進口業者只要在加徵關稅的實施日之前,擴大採購和屯貨,就能高效率避開關稅,然後迅速在其他市場尋求替代品。至於關稅的成本,大部分還是被大陸的出口業者吸收,因為大陸出口商一旦調高出口價,美商可轉向其他市場,不一定要跟大陸業者採購,所以美國的進口商品沒有大幅漲價。

至於中國大陸的物價上漲,其實是中共高層的決策錯誤。因為中美貿易戰初期,中共為壓制美農畜產品輸入大陸市場,對美農畜產品加徵關稅,於是大陸豬價上漲。當大陸和週圍邊境國家的豬價差異擴大,自然出現俄豬肉走私至大陸的現象。加以陸畜牧業者對非洲豬瘟沒有警覺心,業者為確保盈利,持續擴大豬隻走私,而後俄羅斯的豬瘟疫情,全面在大陸散播。病猪大量死亡後,豬肉嚴重短缺,替代肉品也跟著上漲。民眾開始屯貨,市價反映預期也持續上漲,加上天災和秋行軍蟲影響作物收成,農產品價格也全面上漲。所以,中國大陸11月份的食物類通膨飆升超過19%,使社會整體通膨揚升。

從結論來看,美國的通貨膨脹相對溫和,美國經濟維持穩定成長,就業市場也持續有好表現。反之,中國大陸則通膨蠢蠢欲動,總就業人口已萎縮,經濟持續下行趨勢。如果中國大陸於今年1月與美簽署第一階段貿易協議,還要擴大進口美農產品,中美貿易戰誰占上風、誰處下風?態勢非常明顯。

美國進口物價指數,於2019年10月以後,不僅沒有攀升,甚至由2017年7月至2018年10月的上升趨勢,直接反轉為下降趨勢。換言之,美國的進口物價完全沒有拉動通膨,實質上還抑制了通膨。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