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IM100MEDIADJI_0021.JPG

陸房企重大金融危機 八成開發商面臨破產

【發現新鮮事/綜合報導】根據大陸人民法院公告網,截至今年11月20日止,房地產開發商破產已高達446家,創下空前紀錄。估算今年平均每天約1.5家房企破產。大陸房企市場急凍,骨牌效應之嚴重,高於預期。

不僅大型房企負債累累,中小型房企更面臨大陸改革開放以來最困難的融資環境。大陸近期有經濟學者預估,至少八成的的開發商會破產,此類說法已非危言聳聽。

為因應資金借貸浮濫及債務惡化的困局,中共當局緊控企業融資,房地產相關行業是產業火車頭,自然首當其衝,資金更難以融通。

此前,根據大陸人民法院資料,迄 10月29日止,今年至少408家房企宣布破產,行業高管爆發離職與解聘潮。以區域統計,廣東最多,其次浙江和江蘇,三者皆為大陸經濟發展重地。例如10月底公布的《延吉市廣廈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破產文書》,廣東房產公司破產文書有63份,其次是浙江40份及江蘇37份。

中共當局7月底公告,大陸上半年約270家房企破產,7月單月破產房企約30家。7月30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決定持續嚴控炒房,房地產類股隨即重挫。

房企破產速率較上半年快

當時市場預估,今年大陸房企破產可能破500家,如今已不遠矣。而且從7月至10月底有138家破產,破產速率比上半年更快,惡化跡象明顯,其中絕大部分是中小型房企,大型房企表面苦撐,也相當不樂觀。

今年大陸房企大量破產主因,係2017年以前市場的盲目樂觀、資金氾濫、商場虛浮、眾家房企浮濫借貸、囤地建屋及搶占市場,既欠缺輿論制衡,又欠缺公正第三方風險控管機制,加以政商關係紊亂、利益盤根錯節,於是房企近年擴張過快,今明兩年面臨鉅額債務到期高峰,還債壓力激增。

此外,今年中共當局限制房企常用的多種融資管道,例如信託、銀行、海外債及地產融資,都相當困難。

房企涉及鉅額資金流動,過度樂觀的氣氛中,房企商業模式的風險太高。如今資金嚴控下,「高週轉、高槓桿、高負債」的模式即將終結,大陸房企風光時代也將告終。

大陸房企循環發展模式,得要持續有權有錢能拿地、拿地蓋房、快蓋快賣、賺錢還債,有了信用後才能借更多錢、賺更多錢。持續週轉、越滾越大的循環模式,如過度貪婪致風險失控,資金融通斷線,極可能有破產倒閉之虞。

房企若面臨信託緊縮,會找銀行借貸,借不到錢只好發債融資。如今這些管道都被官方嚴格管制,房企融資的黃金時代已成過去。

例如, 5月17日中共銀保監會發布「住房不炒」的禁令,禁止銀行給房企融資,限制融資的用途包括拿地、開發及併購。

中共嚴控房企融資

7月初另有媒體報導,監管單位嚴控信託業進行地產信託融資,許多信託公司陸續遭約談。7月12日中共發改委發布《關於對房地產企業發行外債申請備案登記有關要求的通知》,規定房企發行外債只能用於「置換未來一年內到期的中長期境外債務」,堵住房企海外發債週轉之路。

同時,中共當局也持續嚴查銀行之房企貸款、個人房貸等房地產相關業務,例如針對銀行違規信貸之懲罰案例頻傳,8月中共銀保監會發布《大陸銀保監會辦公廳關於開展2019年銀行機構房地產業務專項檢查的通知》。

《紐約時報》曾報導,大陸經商流行「欠條」。中共當局曾發布數據,顯示大陸金融系統流通高達2,000億美元的「欠條」,名為「商業承兌匯票」,而以鉅資融通搶市的房產業更為流行。報導提及,著名的產業龍頭「恆大地產」是開出欠條最多的公司之一,迄去年底恆大已向供應商開出近200億美元的欠條。報導描述恆大總債務高達1,000億美元,該家企業似乎把欠條當做鈔票了。

一葉知秋,恆大案例呈現市場通則,可見如今大陸房企市場資金短缺、經商惡習及金融亂象之嚴重。

而這種亂象不僅限於民企。例如,上海政府出資成立的大型房地產開發商「綠地控股」年報顯示,截至去年底,綠地尚未支付供應商的票據約達5.5億美元,2018年未清償債務,高達2017年的10倍。

大陸今年已有446家房企倒閉,也與大量房企債務今明兩年到期相關。例如,今年大陸房企債務到期超過4,000億人民幣,而房企市場又青黃不接、銷售停滯,往常透過融資週轉以解決債務到期的問題,然而如上所述,現今房企融資困難,未來幾年房企因資金斷鍊而大量倒閉,其所衍生的金融危機與社會問題,勢必越演越烈,恐令中共當局如坐針氈。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