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658c01d138438d9c9e884ff2acaa1a

三星的狡詐與台積電的隱憂

【發現新鮮事/綜合報導】近年來,有關台積電與三星在晶圓代工產業的競爭,台積電顯然占了上風,不論其製程技術、良率及量產規模都遙遙領先,也因此能搶下蘋果、華為、超微及高通等國際大廠的肥單。台積電因產能滿載,因此資本支出大增,市值衝破八兆臺幣,排名擠入全球前二十強,確實風光無比,達到台灣企業無人能及的風光境界。

但是,遠景再美,背後總有揮之不去的隱憂。最近,國際間發生幾件與台積電相關的大事,從美國限制台積電替華為代工、希望台積電赴美設廠,至許多要求台積電在美中兩國「選邊站」的呼聲,都讓台積電無法迴避。這些議題若無妥善處理,很可能對台積電致命一擊。

而且,展望未來十年,只要美中貿易戰持續進行,這些煩人的議題仍會揮之不去,三星與台積電的競賽,也將從技術、良率及服務等產業上的競爭,轉變成與大國合縱連橫、政治遊說等不同戰場的較勁。

換言之,台積電與三星的戰場,將從「產業經濟學」,延伸至「政治經濟學」。尤其是,如何在美中兩大國間求取平衡發展,甚至適時選邊站,將是這場世紀之鬥的決勝關鍵,也會無情考驗兩家公司的決策智慧。

三星吃內扒外

靈活操作趁勢崛起

晶圓代工是充滿政治角力與利害關係的新戰場,台積電正直善良,有如剛進社會的新鮮人,但攤開三星過去的斑斑史蹟,可發現三星永遠都能在複雜的大國關係中,尋找機會而趁勢崛起。台積電必須戰戰競競、臨淵履薄以處理未來美中之間的重大議題。而此正是三星最熟練、最凶狠且屢次打扒對手的獨門絕技。

舉個大家記憶猶新的案例。2010年,歐盟裁定五家亞洲面板大廠聯合壟斷價格,並祭出嚴厲的處罰。遭處罰金的有友達、奇美、華映及彩晶等四家台商,另外,還有一家韓商樂金,其中奇美罰款高達新台幣120億元。

當時,三星是全球最大的面板供應商,卻不在處罰名單中,關鍵原因是三星在調查初期,即立刻選擇當污點證人,將眾廠商聚會研商的機密資料交給歐盟,讓歐盟循線取得證據並祭出嚴懲。

三星賣友求榮的作法,令國內企業及政界都相當不齒。其中,鴻海創辦人郭台銘甚至破口大罵三星才是價格操控的累犯。三星因能熟悉運用及靈活操作這些知識與工具,得以全身而退且從中獲利豐厚。

三星緊抱美大腿

日半導體黯然出局

再舉一個令日本痛徹心扉的案例。1980年代,日本DRAM產業世界市占率一舉超越美國,許多美企業虧損裁員、岌岌可危。美國產業界因此遊說政府祭出各種手段以對付日本,而當時正打算全力發展半導體的三星,就趁大好機會緊抱美大腿,與美密切合作而給日本致命一擊。

三星很清楚,所有的貿易摩擦問題,必須靠政治手段解決。因此,三星創辦人李健熙聘請知名國際說客,在美政界與國會四處穿梭遊說,他們強調必須讓三星加入競爭市場,才能阻止日本廠商進一步擴張,並讓記憶體價格調降,美國企業才能購買便宜的晶片。

後來,三星DRAM產品果然取得美國認證,將日本產品排除於企業採購的名單外。另外,美國訂定反傾銷稅率,對日本記憶體課稅高達100%,但三星僅有0.74%,這麼懸殊的稅率,等於直接判日本死刑。三星趁美日大戰而加入實力更強大的美國陣營,趁機奪下日本的產業地位,並重組全球供應鏈,也讓日本半導體黯然出局。

三星從無名小卒至雄霸一方,80年代美日這場大戰是關鍵一役。三星趁美日混戰時刻,助美一臂之力,又捅了日本背後一刀,更趁勢將自己推向國際舞台。三星借力使力、趁勢崛起的這段歷史,再次顯示三星不僅產業投資很厲害,政治博奕也很高明。

對比三星的見縫插針、老謀深算,台積電顯然是初出茅蘆的年輕小伙。美中貿易戰讓世局更加混亂,但台積電依然只用一招半式,即走中立自主的路線,這種態度恐引發老美的不滿;至於一向善於見縫插針的三星,這次會如何出招,很值得台積電再三推敲,以免墜入其陷阱而不自知。

其實,對比台積電的中立角色,可推斷三星極可能選擇偏向美方。以三星目前在美布局,即可看出三星與台積電的不同之處。

從美國的角度來看,目前全球最領先的三大半導體是英特爾、三星及台積電,其中英特爾是美籍,美國可完全掌控,但如何把三星與台積電都納入「美國隊」,是美國處心積慮、最重要的任務。

三星親美 台積電中立自主

三星加入美國團隊的動作,顯得積極堅定。產業聯盟方面,三星最尖端的技術是與IBM、格芯聯盟,因此美有掌握三星的自信,但台積電技術上選擇獨立開發,接單也走中立自主的路線,確實讓美難以掌控。

若比較三星與台積電在美的投資,程度也有差別。三星2010年於德州蓋一座十二吋廠,美國也給了三星許多優惠。台積電則在二十多年前到華盛頓州投資一座八吋廠,多年來該廠房的技術及產量都沒提升,兩相對照,台積電投資美國的態度,確實不如三星積極。

此外,在美中科技戰中,中國大陸投資半導體不遺餘力,除晶圓代工外,大筆資金更投入記憶體產業,對全球記憶體市占率最高的南韓三星及海力士衝擊最大,加以近年華為猛竄,直接擠壓的是產品與業務最類似的三星。中國大陸崛起,其實承受壓力最大的是南韓,也讓陸韓之間形成緊張的態勢,逼得三星策略上往美國靠近,相互結盟共抗中國大陸。

另外,近來美國要求台積電不能供貨華為,但類似傳言似乎很少及於韓商,其中透露何種訊息,韓美關係微妙的變化,顯然值得再三深究。

因此台積電可大膽推測,過去美國打擊日本時,三星緊抱美國大腿,一邊協助打壓日本,另一邊趁機搶進DRAM產業;如今台積電崛起,與大陸敵對的三星,會否再度靠向美國,一方面協美打中以阻大陸記憶體崛起,另一方面也趁機牽制台積電,爭取美市場以壯大自己的晶圓代工事業。這幾個可能的發展策略,都是未來三星與台積電競爭時很重要的觀察指標。

因此,未來觀察的重點就是,台積電會否「贏在產業、輸在政治」。

台積電與三星除了在半導體技術、研發、生產及資本支出等方面的競賽,未來還會出現更重要的戰場,包括對美政府的溝通與遊說、對國際法令的研究與對策,還有對美中貿易戰的平衡與取捨等,都將是兩家公司最重要的決戰場。

因此,面對新局面與新挑戰時,後張忠謀時代的台積電雙首長制,如總裁魏哲家對內要妥善落實研發、技術與營運等工作,而負責對外的董事長劉德音,角色將更關鍵與吃重。因為台積電如何與美政府、國會及產業間密切溝通,如何確保台積電的技術不被竊取及濫用,甚至如何將技術與代工生產二個系統完美的切割等方面,對台積電的重要性,顯然都比傳統的企業營運更重要。台積電要避免「贏在產業,輸在政治」,這項重要課題,將是未來十年與死敵三星決戰的關鍵戰場。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