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x600_909343684320

司徒文熱愛臺灣 決留臺貢獻所長

【發現新鮮事/綜合報導】1986年,司徒文初來臺灣學中文,當時對臺灣第一印象不佳,但2009年來臺擔任AIT處長時,卻大為改觀,認為臺灣大幅蛻變,變得更環保、更國際化。退休後,他甚至決定定居這裡,為什麼?

「臺灣是現代奇蹟!」「臺灣的科技創新領先」「臺灣是自由、民主的代名詞」「臺灣人很友善」。今年71歲的前美國在臺協會臺北辦事處處長、現任陽明大學副校長司徒文(William Stanton),滔滔不絕對來臺學習中文的美國國家中文領航計畫的學生說。

2009年至2012年,司徒文擔任美國在臺協會處長,退休後,他決定定居臺灣,震驚各界。

司徒文認為,許多臺灣人對他留臺的決定深感驚訝,是因為多數臺灣人都低估了臺灣的好、不夠以臺灣為榮。為此,他今年2月寫了一篇文章〈珍惜臺灣的現代奇蹟〉(Learning to Appreciate a Modern Miracle – Taiwan)。

文中指出:世界上大多數的人並不了解臺灣,更令人驚訝的是,許多臺灣人也不了解自己,常常疑惑地問司徒文:「你怎會選擇來臺灣?」這反應了臺灣人的謙虛,以及對臺灣國際地位的誤解。臺灣人並不太瞭解自己國家的非凡成就,也因而缺乏一些自信。「但是,這種心態必須改變。」

美國在臺協會的老同事唐柱石形容,司徒文就是這麼熱愛臺灣,從不間斷為臺灣在國際間發聲,就算退休也停不下來。

來臺學中文 迎接女兒誕生

回溯司徒文與臺灣的緣分,早從1986年開始。當時,他來臺灣學中文,在陽明山住了十個月。大女兒也在這段期間出生。

當年,他對臺灣的印象不算太好,環境與街道很髒亂。下雨後,很多街道淹水,沒有地下鐵,也沒有符合外國人標準的廁所。高級飯店也買不到進口商品,而且社會不自由,處於戒嚴時期。

不過,臺灣人的友善卻令他印象深刻。當他帶著剛出生不久的女兒上餐館,女兒在餐廳大哭,臺灣人卻不會不耐煩。

另一個讓司徒文嚮往的,是臺灣保存完整的傳統中華文化。教司徒文中文的老師顧國珍猶記得,有一次司徒文在教室裡看到她先生寫的書法掛在牆上,他那兩隻眼睛瞪得大大的,視如珍寶。

眼見司徒文如此喜歡,她就帶他回家,送了他許多字畫。原以為他會收起來,豈知他把字畫全部裱框,掛在家中牆上,讓她十分驚喜。

2006至2009年,司徒文擔任美國駐韓大使館副館長。有一次他到印尼開會,在桃園機場轉機。那時,他對臺灣的環境完全改觀,直呼「我知道臺灣已經蛻變、成長了」。

2009年,他來臺擔任AIT處長,眼見比1980年代更環保、更國際化的臺灣,嚇了他一大跳。

來臺後,他主要推動的業務是臺灣人赴美免簽。2012年10月,免簽案終於在華府通過時,司徒文雖已退休兩個多月,但他將此視為畢生最大成就。不過,他歸功臺灣人,「其實是臺灣人自己達成這個成就,畢竟很少臺灣人在美簽過期了還違法居留,」他說。

退休前夕,他想過,可回華盛頓找個教職或擔任遊說代表。但他心中卻興起一股「應該為臺灣多做一點事」的思緒,這會比他回華府為利益團體關說賺錢更有意義。

除太愛臺灣外,司徒文長年駐外,與太太、女兒分居世界各地。當他要退休時,竟發現沒有一個家可以回去,這也是他決定留臺的另一個原因。

退休七年來,他就這樣投入教育界。他先在美國學校教書,但他發現這些學生都有外國護照,來自優渥的家庭,立足點早已贏過一般臺灣人,他心想若去一般大學任教,對臺灣意義更深遠。

2013年,司徒文出任清大亞洲政策中心首任主任。隔年,擔任清大副校長,負責國際事務。

2017年,他轉任臺大國際學院客座教授。那時,由美國防部補助的語言領航計畫,有意改變過去只和中國大陸合作的作法,想與臺大合作該計畫。該計畫致力培養美國政府與企業的儲備精英。

美國家中文領航計畫臺灣中心主任陳立元解釋,這些學生不僅中文能力必須優級,還必須至符合學生專長的單位以中文實習半年,與一般華語學習的課程差異極大。

一開始,臺大以為這是一般的華語課程,而有點興趣缺缺。了解內情的司徒文焦急不已,隨即聯繫臺灣外交部,希望把計畫留在臺大,最終成功了。陳立元形容,「他是幕後最大推手。」

但今年6月,臺大新成立的國際碩士課程專注於生物農業和基因專業,以此為由而不續聘司徒文。

「對他而言是很大的打擊,」管家Linda透露,司徒文心情大受影響,但他從未生氣,只是時常待在家裡看書,或做點研究以調適心境。

其實,此時已有不少大學紛紛找上門,聘教司徒文。時常臺北有演講邀約的他,考量後決定留在臺北,今年9月出任陽明大學副校長。

至陽明後,司徒文認識很多醫藥領域的學者,都是他過去不了解的專業。「希望這是我在臺灣最後一所服務的大學,」司徒文說,在陽明真的很開心,「只要有一點東西可以貢獻,我會快樂地教下去。」

他在陽明的第一學期,開課〈大局:紛擾時局背後的地理,貿易與政治因素〉,即便全程英文授課,30個名額很快額滿。

助教徐常齡8月底經司徒文親自面試錄取,馬不停蹄和他討論課程走向。他觀察,司徒文很為學生著想,不僅規劃扎實的課程與書籍,卻也擔心學生負擔太沉重,而力求平衡。

活力十足 專注演講與研究

即便年齡已71,司徒文還是活力十足,教學、演講、研究從不混水摸魚。他的家庭醫師高有志描述,司徒文的身體非常健康,特別是看診時,總會聊到臺灣在國際上的困境,每次總講到目光如炬、精神奕奕。

司徒文認為,「長壽的祕訣,就是活得有目的,有一些事可以做、想要做、必須要做,」他自嘲,若非抱持這種信念,可能會到夏威夷買間公寓,每天到海灘日光浴。

「我不打算離開臺灣」,司徒文強調,如果真的要這樣做,他也不知何去何從。擁有梅花卡、永久居留權的他,會一直在臺灣貢獻所長。

也許,他今生今世與臺灣有特別的緣份。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