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780x470

9名摩門教徒遇害震驚美墨 恐係墨毒梟誤殺

【發現新鮮事/綜合報導】墨西哥11月5日傳出重大幫派殺人案件,一群美籍婦女幼童,4日行車經墨國北部索諾拉州邊境時,突遭「不明槍手伏擊」,包括兒童與嬰兒在內,共9人遭亂槍擊斃或活活燒死。墨西哥當局表示,遇襲的婦孺因行使「多妻傳統」而離美並於墨北建立「宗教殖民地」的摩門教「勒巴隆家族」(LeBaron)。但這些特殊的「殖民者」為何被殺?為何對婦孺幼童無情的殺戮?當9名美公民慘死後,美墨政府要如何善後這場血腥慘劇?

截至11月5日止,索諾亞州公路慘案造成3名成人及6名兒童死亡;死者均屬「勒巴隆家族」成員,並擁有美公民身分。

墨西哥政府表示,「勒巴隆家族事件」發生於11月4日下午1點。當時,17名「家族成員」從索諾拉州出發,準備參加契瓦瓦州摩門教友的婚禮,一行人開車東行,朝索諾拉與契瓦瓦州的邊境出發。

根據親友的證詞,該 17人分乘3台休旅車,並分別由蘿尼塔、道娜與克里斯提娜等3位母親開車並載14名小孩同行。誰知半途中,蘿尼塔的車子爆胎,其他兩輛車只好先行折返找修車的零件。

短暫分別後,道娜與克里斯提娜折返原地,卻發現前方冒煙,事有蹊蹺,緊接著電訊中斷,與教友失聯。18分鐘後,教會長老朱利安緊急報案,向負責打擊毒梟的墨西哥國家衛隊求助,「我們遇襲!」

由於事發地區在偏僻深山,報案時的現場資訊、事發位置也極不明確,加以官僚的作業程序,因此即使出事的全是美國公民,墨西哥軍警遲至下午5點才出動;與此同時,墨西哥北部各地的勒巴隆教徒也都派出壯丁幫忙搜索。但傍晚6點左右,噩耗仍不幸傳開。

「這是為了留下證據……我的媳婦、孫子全死了,他們全被殺了!」經一陣搜索後,墨西哥軍隊終於在邊境山區找到三輛被燒毀的汽車及9具焦黑、全身彈孔的遺體。

墨西哥軍警在現場找到「200發以上大口徑彈殼」,初判兇手是多人行動且持自動步槍等強大火力,「全案應為預謀,嫌犯朝『毒梟集團』的方向偵辦。」

剛開始,墨西哥軍警與勒巴隆教徒的搜索,受夜晚與偏僻地形的阻礙,加以部份遺體遭嚴重破壞,因此死者人數,官方都反反覆覆、不時修正。

同一時間,4日晚索諾拉州邊境村莊,村民卻發現一個渾身是血的少年求救。原來,他是道娜的13歲兒戴文(Devin)。其家人表示,車輛遭槍擊後,道娜馬上要長子戴文快逃,但她自己與11歲、3歲的兩個兒子卻被包圍。於是,戴文與其他6名逃亡的小孩,躲入山間樹叢,親眼看見媽媽與兄弟被亂槍射殺。

雖然那些僥倖逃生的孩子,有的身受槍傷、甚至下顎被子彈擊碎,但在戴文的帶領與安撫下藏在山林內,驚險躲過槍彈掃射與追殺。之後,戴文囑咐眾人原地等待,他孤身沿公路下山求援。

為避免被槍手追殺,戴文一路隱匿行蹤,走了6個多小時,才找到附近村民前往救援。而僥倖生還者,也於5日清晨全數尋獲,並經護送回美國,接受緊急手術與治療。

勒巴隆教徒遇襲事件5日上午傳開後,震撼美墨兩國高層,因為「被殺的都是美國人」,且死者手無寸鐵、未涉幫派。美駐墨西哥大使及國務院緊急介入,總統川普更親自致電墨總統歐布拉多,想協助墨西哥緝兇。

「在美國主動幫忙下,墨西哥是時候該向毒梟宣戰,並把毒販一舉消滅!」與墨總統通話後,川普推文,承諾為無辜死去的9名美國公民討回公道。

「川普總統的好意,我們非常感謝,這份善意『心領』了。」墨西哥方面,AMLO總統明確婉拒白宮的緝兇協助,並稱全案才剛調查,尚無需美國插手,「全案涉及墨西哥的司法主權…我國有能力處理!」

對於墨政府而言,「勒巴隆家族」一直令其頭痛,儘管外界多認為其屬「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的分支,但在實際的信仰制度與歷史上,勒巴隆家族與美墨兩國間卻有極特殊、甚至敏感的歷史問題。

1820年代,興起於美本土的「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曾長期奉行「多妻制度」,但此一教義卻與主流教派相悖,視其為異端。至1885年,美國會以「進一步廢除奴隸制度」為名,立法禁止並入罪「重婚」、「一夫多妻」等行為後,成千上萬的摩門教徒紛紛出逃,跨過南方邊境,遷居墨西哥。

雖然,這批逃入墨西哥的摩門教徒是「為守護多妻制度而逃亡」;但在其他摩門教會教徒的眼中,他們的逃離也守護了傳統的教義,大批信眾才在墨北建立了「宗教殖民地」

摩門教徒的出逃,一直持續至20世紀,直至美國本土的正統教派,於1904年正式廢除多妻制度,信徒的移居潮流才逆向轉變,加上1910年「墨西哥革命戰爭」開打,摩門教殖民地也屢遭武裝攻擊,因此大批殖民教徒才返回美本土,仍有部份根留墨西哥,並成為「摩門教基本教義派」的重鎮。

在1904年後,許多不被主流承認、但仍堅持「多妻傳統」的摩門教徒,持續移往墨北的契瓦瓦州及索諾拉州等地。他們大舉收購土地,並農牧維生;多數仍是雙重國籍,只說美式英文,社區的男士往往回美打工、求學。

但強力維持「美式認同」的同時,社區教徒彼此又因信仰與多妻制度,形成緊密而有力的家族。然而,在當地居民的眼中,勒巴隆家族也確實如同字面意義,真的就是宗教殖民地。

這批出逃的摩門教基本教義派中,比較有名的家族,就是曾與歐巴馬競逐白宮大位的共和黨總統參選人、現任猶他州參議員羅姆尼(Mitt Romney)。羅姆尼家族(羅姆尼的爸爸出生墨西哥,但移居美國;迄其曾祖父為止,羅姆尼家族都是多妻制,因此,2012年總統大選及後來他與川普翻臉時,羅姆尼一直被鄉民惡意嘲笑是「多P家族」)。而本次遭遇慘案的勒巴隆家族,也是於1920年代遷入的另一支基本教義派。

墨西哥《寰宇報》報導,勒巴隆家族除多妻制度外,在墨北頗有影響力。這一方面是因與美密切互動,另一方面則因摩門家族勤儉持家、積極生育有關。但近年來,因墨「毒梟戰爭」惡化,勒巴隆家族墨北的處境也頗艱難。

勒巴隆家族表示,過去10年間,曾多次遭毒梟集團的綁架威脅。但家族的傳統信念就是「不能為惡」,因此除公開拒付贖金外,還積極發動和平示威,希望能用信仰讓黑幫「改邪歸正」。不過相關作為並未解除其所受安全威脅,近年仍不時有長老遭毒梟殺害。

除毒梟戰爭外,墨西哥媒體也提及勒巴隆與「墨西哥農民」的資源糾紛。由於墨北乾燥缺水,許多農民極不滿勒巴隆透過金錢與政治影響力而「獨霸水源」與良田;但該家族聲稱「是當地墨西哥農民眼紅,才惡性舉報,想分一杯羹。」

但《寰宇報》也報導:勒巴隆家族近年確實多次向中央政府申請籌組「合法民兵」以守護殖民地並免受毒梟威脅。但除武器的敏感問題外,也反映出墨北的「毒梟戰亂」。

墨媒體認為,勒巴隆婦孺遭屠慘案,雖不排除其他可能,但極可能是「毒梟認錯車」,將該一行人誤判成敵幫。因命案當晚,同區曾發生毒梟械鬥,由契瓦瓦州「華雷斯毒梟集團」旗下「La Linea」派,與侵門踏戶、從東南方北上爭地盤的「錫納羅亞毒梟集團」激烈槍戰。

2014年,錫納羅亞集團的世界級首腦、「矮子」古茲曼入獄後,墨西哥毒梟陷入群龍無首、重新洗牌的狀態。該過程中,錫納羅亞集團分裂成幾個派系,並加劇與華雷斯集團的血腥惡鬥。

長期以來,墨毒梟的商機,主要以美邊境而劃分三大區域:「錫納羅亞集團」掌握美西岸與加州關卡;「華雷斯毒梟」則掌握亞利桑那州與德州的沙漠邊境;另「海灣毒梟集團」控制中美洲與加勒比海路線,直抵美東岸與佛州。

而契瓦瓦、索諾拉邊境,恰好是墨西哥對應亞利桑納州的重要走私路線。特別是川普任內,美布重兵管制邊界,此一路線成為日漸稀少、極具商機的「黃金地道」。因此,勒巴隆家族的婚禮車隊,很可能不幸闖入毒梟爭搶地盤的火爆邊界,而成無情時代的可憐犧牲者。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