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530_163000_QGq00oeLBO_p

良知人人有 大盜亦有道

【發現新鮮事/綜合報導】羅思舉殺土豪救婦

羅思舉,字天鵬(1765─1840),四川東鄉人。幼時貧困,淪為強盜,身手敏捷,膽略過人,能飛簷走壁,為人重義氣,曾多次路見不平而殺不義者。

錦江某寡婦又老又窮,兒子外出經商,三年未歸,媳婦正值妙齡。某土豪垂涎三尺,欲占寡婦之兒媳,兒媳不從,土豪要強搶,婆媳二人夜間慟哭。羅思舉當時為盜,飛簷走壁經寡婦屋頂,聽到哭聲就俯身傾聽,為之悲從中來。羅思舉當即躍下,將袋中行盜所獲財物皆贈婆媳,叫她們速躲別處。

當夜,土豪正在家中飲酒作樂,突然有異物如同鬼魅,輕躍而入室內,頃刻取土豪首級而去。當時四川大盜要屬羅思舉身手最敏捷,土豪家懷疑是羅思舉所為,於是報官並懸賞一千兩銀子追捕羅思舉。

羅思舉後遭遇大難,僥倖逃生後決金盆洗手,散盡不義之財,改行經營正業,這才娶妻成家。誰料走邪路易,行正道難,羅思舉辛辛苦苦掙不到幾個錢,卻得百治不愈的怪病,弄得家徒四壁。

有個道士經他家門說:「我有良方可救你的怪病,但你要給我三萬錢,我才幫你製藥。」羅思舉想自己窮困潦倒,哪裡弄來三萬錢!其實,羅思舉如重操舊業為盜,撈得救命錢屬輕而易舉,但古人不像現代人這樣反覆無常,羅思舉打消為盜的念頭。

羅思舉思來想去,對妻子說:「我快要病死了,我死了你也得餓死。如果你讓我賣掉妳,得錢買藥,那我倆都能活下來。」妻子不願意,因為清代視貞節重於生命。但是羅又無別的辦法,祇能再三勉強,妻子才哭著答應,真是貧賤夫妻百事哀!

羅思舉賣妻得錢買藥,果然怪病好了。後來四川、湖北內亂,羅思舉從軍,立下赫赫戰功,獲得官職後,就派人重金贖回妻子,夫妻恩愛如初,羅不忘糟糠之妻,報答其賣身救夫的恩義。

羅思舉後升任總督,但生性豪爽,不諱言之前的強盜生涯。一天,他見錦江縣令,就主動提起當年土豪命案,說:「法不可廢,請讓我歸案待罪,可以嗎?」縣令再三謝絕,說豈敢豈敢,於是銷案。

羅思舉送一千兩銀子給土豪家屬,說:「你懸賞千金,是認為我值這個價錢,那我用千金贖回自己一命,如何?」羅思舉曾經酒醉時袒身示人,身上刀傷斑斑,還有七條為父母割股治病的疤痕,可謂忠孝兩全啊!

陳大劫富濟貧

陳大,山東滋陽人,多力善鬥,嫉惡如仇。陳大幼時揹米去集市,遇見眾人圍觀,不時議論紛紛。陳大擠進去一問,原來是某家姑婆虐死童養媳。陳大動怒,將肩上米袋隨手壓在惡姑婆身上,竟把她壓死。陳大祇能亡命他鄉,在河南淇縣、輝縣之間為傭工謀生。

淇縣、輝縣強盜眾多。許某是輝縣富豪,謠傳強盜欲搶劫他家。許某很害怕,與親友商議如何防禦。有人知道陳大,對許某說:「何不去求陳大?」 許某遂前去拜訪,恰逢陳大扛鋤頭從田間歸來,許某作揖詢問禦盜良策。

陳大笑說:「我是傭工,朝夕耕作,以求溫飽,怎知道這個!其實,防盜也很容易,只要你散盡家財,強盜自然不會光顧,還用防禦嗎?你見過強盜搶劫我這個窮漢嗎?」許某聽後,垂頭喪氣之餘,便僱用十多名武夫守衛許家。

一天晚上,月明如晝,萬籟俱寂,忽然屋瓦上有嘯聲如貓頭鷹,一個雄偉男子一躍而下。眾人大喊強盜來了,強盜說:「陳大不來,我還怕你們這些鼠輩!」於是一伸手就捏住一個武夫的喉嚨,如提雞鴨般輕鬆。眾人見狀大驚,紛紛抱頭鼠竄,於是強盜盡劫許家資財而去。

許某聽強盜這一說,知強盜極畏懼陳大,第二天又求陳大幫他追回家財。陳大說:「小事一樁,但是追得的財物,你要全部救濟窮人。」許某只好同意。當天半夜,強盜果然送還所劫財物,說:「陳大命令,不敢不從。」財物交出後,呼嘯一聲而去。許某畏懼陳大,遵守諾言並將追回家財全部救濟窮人,當時正鬧災荒,無數飢民因此保住性命。

許某再去拜訪陳大,陳大已經不知所蹤。當時武夫中有認識陳大的,說:「陳大也是強盜。」

三少年護夏朝衡

衡陽人夏朝衡,幼時極善心。他因家窮,出門闖蕩漢中做生意,坐船回鄉途中,聞他船遭遇強盜洗劫,男男女女蓬頭赤腳,抱頭痛哭。夏朝衡憐憫之心油然而生,掏出一百兩銀子資助難客回鄉。同舟三少年很驚訝,仰問夏朝衡大名,並向夏表達敬意。

半夜,強盜突然攔住夏朝衡的客船,要其出來,說:「我們就是劫前一艘客船的強盜,你們船上有個富商,能隨手捐一百兩銀子,這麼闊綽,他剩下的銀子就全部給我們吧!」夏朝衡驚嚇莫名,突然船上有三少年奮起,揮拳擊棍,打得強盜服服貼貼,乞命而去。

夏朝衡喜出望外,感激不已,並請三人留下大名,三少年卻笑而不答。客船至邵陽,三少年辭歸。夏朝衡要送銀致謝,三少年笑而不收,說:「我們也是強盜,敬重先生的義氣,所以改弦更張,反過來保護先生。」說完逕自離去。

晚上,三少年忽回,對夏朝衡說:「我們曾搶劫許多人,見到先生如此輕財重義,深感強盜是恥辱,所以不敢告訴您姓名。之前,我們所得都是不義之財,不該再留身邊,我們願意跟您走,請問您能借給我們住所嗎?」夏朝衡高興地答應了。於是,三少年跟隨夏朝衡至衡陽,在當地努力工作,自食其力,幾年後各自娶妻生子。

身為強盜並不光彩,即使為盜,也並非喪盡天良之輩。所謂「盜亦有道」,強盜亦有善心,往往能受善心人士的道德感召,我們常人豈能不如強盜,而不堅持正義良知呢?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