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1

紐時揭開大陸公安監視系統的運作內幕

【發現新鮮事/綜合報導】中國大陸的民眾常嘲諷當局,中共雖然造不出芯片,卻能造出「互聯網長城」;雖然造不出手機銀幕玻璃,卻能造出幾十秒內掃描人臉的識別監控系統。顯然,它的一切所謂發明、創造,只繞著一件惡事打轉:管控、監控天下民眾。

曾訪問菲律賓的美國務卿蓬佩奧,回答記者提問時表示,華為公司的5G通信技術會對菲構成風險,也會影響美菲的安全合作。他於3月1日向媒體表示,希望「全世界的人都張大眼睛」,看清(華為)那項技術帶來的風險。

其實華為也只是中共打人的一根棍子,一根「有力」的棍子。它和其它科技公司為「老大」設計了「天網工程」、「雪亮工程」等,在全國各地、各個角落安裝了大約2億個攝像頭,「眼睛」眨都不眨地為「老大」監視每一個人,盯緊每一個人的行蹤。

如何避開監控追蹤?

現實生活中有監控攝像,而虛擬網絡中有中共的電子警察。在「天羅地網」般的監控下,民眾基本上已經沒有隱私。無論身在何處,都可能在「老大」的監視範圍內。

我們經常看海外媒體報導大陸的真實情況,內容有聲音、有圖像。問題是,這些記者、媒體們是如何避開公安的監控、追蹤呢?《紐約時報》日前終於公開披露。

孟寶是西方人,在大陸工作和生活,他的面孔經常引起警察的特別注意。這位《紐約時報》駐上海記者,在「以監控著稱的」國家中,為了順利報導,經常與警察鬥智。平心而論,他與警方、特務的周旋,極像玩「貓捉老鼠」的遊戲。

他說,在中國大陸,有時覺得自身根本躲不開「政府的監視」,不僅有2億個攝像頭緊密監視,必要時互聯網須向警方交出資料,因為北京嚴密控制著電信公司。而且身為外國人,特別是外國記者,必須告訴警方自己的住址。所以上海警察經常去他住處查訪,有一次,還要求進屋查看。

不過,在他看來,中共其實「也談不上很有能力」。有時候,警察根本不知他是記者,而那些管簽證的中共高官,也不知警察曾去查他。

大家知道,上層指派是中共官場的一個特點,上下級之間缺少真正的溝通。官員之間打個招呼,交給底層的辦事人員去處理。但是他臉上又沒有「記者」的標誌,所以警察也查不出什麼問題。正是中共官場有這個空子,可讓他既能保護自己,又不會給人留下把柄。

如何繞過中共的「防火長城」?

躲警察容易,但是中共當局壟斷整個電信行業,它規定電話號碼必須是實名購買。大陸廣泛使用的微信,就規 定須實名註冊。而且,中共在諸多軟件的設計,都密藏機關、後門。這些該怎麼防呢?

對於Signal的安全應用程序,這個「老外」啟用了註冊鎖。這樣就給自己的帳戶多加一層保護,使「老大」無法攝像。當記者與海外聯繫的時候,改用中共無法掌握的VPN繞過其「防火長城」。

其實,還有比VPN更安全、方便的軟件,像自由門、無界、花園等。它幾秒鐘內就可換個海外的IP地址,中共根本查不到,以上軟件在大陸境內已相當普及。

不過,畢竟是西方面孔,所以記者常被警察要求檢查手機,通常是刪去其照片。有了這些經驗,他就隨身帶著兩部外殼相同的手機,就可以「騙過」一些警察。

為了更保險起見,他還把一些應用程序偽裝成無關緊要的東西,用這種方法隱藏和保護資料。此外,他還備有可插手機的U盤,可快速保存「法拉第袋」的手機訊號。孟寶有很多辦法保護資料,他有種特殊的「法拉第袋」。這是一種可防洩手機訊號的袋子,就算是手機帶在身上,也不用擔心手機信號被特務、公安跟蹤。他開玩笑說,既然有這麼多的監視,他很想把這種袋子套在頭上。

即使這樣,他還是經常把手機留在家裡。微信是受到中共嚴密監控的,所以他安裝了安全應用程序,若有敏感話題,就使用安全軟件。但安裝安全軟件更易引起當局的注意,而且其設備自帶的麥克風,就是中共可利用的監聽器。

有鑑於此,他也經常和信息來源密談。不過,這方法可能繞不開特務、警察,所以必須判斷其風險有多大,懲罰會有多嚴重。

但是問題又來了,手機放在家裡也不安全。大家知道,中共警察特務可冠冕堂皇地隨時進入酒店,是眾所週知的。只要他們需要進入哪個房間,就可以命令酒店打開任何房門。

2009年《紐約時報》派他去新疆採訪時,就遭遇此事。他返回房間時,竟看到一名警察斜躺床上,一邊抽菸,一邊悠閒地翻閱他相機上的照片。

「人臉識別墨鏡」不管用

大陸還有一個「最古怪」的監控技術,就是「人臉識別墨鏡」,這是中共警察緊密跟監的對象。這種眼鏡配有攝像頭,可以接入類似智能手機的微型電腦,警察戴上這種墨鏡觀察人臉時,可識別其身分。

但試戴後,「老外」記者認為並不好用,只是警察利用它來嚇唬人而已。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