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_phpJV6oVl

脫北者血淚控訴 陸境內當色情搖錢樹

【發現新鮮事/綜合報導】脫北者不是一離開北韓就安全了,有些人甚至不幸被販賣至色情行業。BBC採訪了兩名女脫北者,她們從北韓逃到中國,卻被販賣成色情主播,經過二度逃脫才重獲自由,其中的辛酸血淚,只有她們自己才知道。

逃離北韓 遭賣入色情業

自從北韓領導人金正恩於2011年掌權後,脫北者人數下降超過一半,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北韓加強邊境管制,而那些協助北韓人逃離的掮客開始漲價。

美華(Mira,音譯)和智允(Jiyun,音譯)都是脫北者,分別於五年及八年前,從北韓逃到中國大陸,但幫助她們逃離北韓的掮客,卻把她們販賣到色情行業。

BBC北韓語編輯Su-Min Hwang採訪了美華和智允。她們關在吉林省延吉市一幢住宅大廈多年。有一天,她們密謀逃走,在三樓的房內,把床單綁在窗檯,再綁一條繩索於床單,順著繩索慢慢爬出窗外,最後沿著繩索向下滑至地面。

據報導,美華逃出北韓時才22歲,她是1990年代大饑荒末期出生,是新一代的北韓人,隨著北韓地下易活絡,他們能接觸外國化妝品、名牌衣服的仿製品、 DVD及外國電影。

正因為他們觸及外界的資訊,才有衝動離開北韓。

美華也是如此才萌生脫北的念頭,「我真的很喜歡中國電影,我以為中國男人都是像戲中那樣,我希望嫁給中國男人,花了幾年時間找方法離開北韓。」

她的父親是退伍軍人兼黨員,對她十分嚴格。美華原本想做醫生,但父親不同意,令她更想脫北,在中國大陸展開新生活。

還債被逼露胸直播

報導說,經過四年時間,她終於找到掮客幫助。正如許多脫北者一樣,她沒有足夠的錢支付偷渡費,所以她同意脫北後工作還債。起初她以為會在餐廳打工,但她被騙而捲入色情行業,每天對陌生人袒胸、在鏡頭前脫衣。

當她抵達延吉市時,被轉交至一位中韓裔「董事」的男子手中。

抵達公寓後,「董事」向美華講解她真正的新工作,他讓美華與另一位資深的「導師」同房,希望美華學習如何當色情主播。

「簡直難以置信,要在他人面前脫衣,對女性而言,真是一大恥辱,我痛哭起來,但他們卻問我,是否因思鄉而哭。」美華說。

這所公寓有9名女性,美華第一位室友與另一名女性某天逃走了,美華被安排與其他女性一起住,就從那時起,她認識了智允。

智允於2010年脫北,當年16歲。

她的父母於她兩歲時離婚,令家庭陷入貧困,11歲她便輟學工作養家。她原希望到中國大陸賺錢一年,再把錢寄回家。

但她和美華一樣被騙,脫北時,她完全不知自己會成為色情主播。

報導說,智允十分努力工作,她希望透過直播表演獲得「董事」的獎勵。

有時,她一晚只睡四小時,希望能達每天177美元的目標,她渴望儘快寄錢回家。

智允說,幾年來,她賺得比其他女孩子多,「董事」最喜歡她。

「我以為他真心對我好,但後來我賺得比較少,他就變了臉。他責怪我們不夠努力,只花時間看戲劇節目,盡做沒意義的事。」

「董事」一家人嚴密把守公寓,他的父母會睡在客廳,並緊鎖大門。

「我們遭完完全全囚禁,比坐監更慘。」智允說。

報導指出,她們只能每半年外出一次,有時候賺多了,就可以每個月外出一次。罕有外出的時刻,她們能購物、剪髮,但無法與任何人交談。

「董事與我們走得很貼近,像情侶一樣,他擔心我們會逃。」美華說,「我希望到住所週圍逛一下,但沒辦法,我們不能與任何人攀談,甚至買一瓶水也不行,十足像個笨蛋。」

「董事」曾答應美華,如果她努力工作,會讓她嫁個好男人,又答應智允讓她聯絡家人。

當智允問什麼時候能放她走,他回她,她要賺足5.32萬美元(約36萬元人民幣)。「董事」還說,她們所賺的三成錢,等她們獲釋時會分給她們。但美華和智允從來沒見到一分一毫。

兩人愈來愈擔心自己一輩子也不可能自由。

「我不會想自殺,但有時候我刻意過度服藥,又嘗試跳樓…」智允說。

美華和智允就這樣,分別苦挨五年和八年的日子。

牧師扮客戶 遠距協助脫困

報導提到,美華當主播期間,認識一位客人,那名客人很同情美華的遭遇,把她介紹給過去20年協助許多脫北者的千璂元牧師。

這位客人以遙控方式,在美華的電腦安裝聊天程式,讓她與牧師溝通。

千璂元在脫北者圈中十分有名,北韓官方媒體經常罵他「綁匪」或「騙子」。

千璂元1999年成立名為Durihana的基督教組織,估計曾協助1200名脫北者。他認為,美華和智允的個案特別令人痛心。

他說:「我見過女孩被囚三年,但她們是我見過被囚最久的人,實在令我很痛心。」

報導引述千璂元的話,販賣女脫北者變得愈來愈有組織,相信駐守邊境的北韓士兵,也牽涉其中。

這些女性的「售價」由幾百美元到幾千美元不等,雖然目前沒有可信數據,但聯合國也關注,指有很高階層的北韓官員,涉及女子人口販賣。據美國國務院的報告,北韓係最惡劣的人口販賣國家。

千璂元假扮客人,在色情直播網站與美華和智允接觸,兩人假裝工作,然後暗中計畫逃亡。

「一般情況,被囚的脫北者不知身在何方,因為他們被矇著雙眼。」他說。

透過谷歌地圖,找到她們的確實位置後,千璂元派遣Durihana一名志工到公寓接走她們。

但要順利逃離中國,對脫北者並不容易且危機重重。大部分會傾向到第三國家,或是進入南韓大使館投誠。

離開公寓後,在志工幫助下,兩人在中國大陸展開漫長的旅程,由於沒有身分證,她們無法入住酒店或民宿,所以被迫在火車睡覺。

花了12天 逃鄰國南韓使館

逃亡旅程的最後一天,他們花五小時爬過荒山,穿過邊境進入鄰國。

報導說,這趟旅程花了足足12天,兩人終於見到千璂元。

「取得南韓公民身分,才是完全安全,但當見到千璂元時,也讓我感到安全,我為重獲自由而哭。」智允說。

之後,他們再坐27小時的車,前往最近的南韓大使館。

美華到達大使館前,雖然戰戰兢兢,但笑了起來,她說,她很想哭。

「我終於逃離地獄了。」智允說,「那時候我百感交集,一旦到了南韓,就無法再見家人,我感到很內疚。」

牧師和兩位年輕女性進入了大使館,一會兒後,只有千璂元離開大使館,他的任務已經完成。

美華和智允直接飛到南韓,她們會接受國家情報部門嚴格的審查,確保她們不是間諜,然後花三個月的時間,在統一院的安置中心逗留至少三個月,學習一些生活技能。她們也會接受輔導,然後正式成為南韓公民。

「我希望學中文或英文,成為一位導遊。」美華說。

「我希望過正常的生活,可以在咖啡廳與朋友聊天,」智允說,「有人告訴我,雨總有一天會停,但對我來說,這個雨季太長了,讓我一度忘了陽光。」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