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udi teenager Rahaf Mohammed al-Qunun (C) is welcomed by Canadian Minister for Foreign Affairs Chrystia Freeland (R) as she arrives at Pearson International airport in Toronto, Ontario, on January 12, 2019. - The young Saudi woman who fled her family seeking asylum abroad is scheduled to land in Canada on Saturday after successfully harnessing the power of Twitter to stave off deportation from Thailand. Rahaf Mohammed al-Qunun, 18, was already en route to Toronto late Friday when Prime Minister Justin Trudeau announced that Canada would take her in. (Photo by Lars Hagberg / AFP)LARS HAGBERG/AFP/Getty Images

沙國女性逃亡困難 公主為情私奔照樣處死

【發現新鮮事/綜合報導】每當她不聽話而被父親綁住手腳吊起來打時,沙國少女穆哈伊米就好想逃離家庭。但即使想逃,又該如何逃呢?

如果逃家卻離不開沙烏地阿拉伯,沙國警方絕對會把她抓捕,再送她回家。而沒有父親同意,她也無法出國。

17歲少女借道土耳其逃進喬治亞

17歲那年,穆哈伊米和家人一起到土耳其度假時,她看見一個絕佳機會。趁家人熟睡時,她跳上計程車,直奔東北方的喬治亞,申請難民庇護,終於展開新的人生。

兩年後,現定居瑞典的穆哈伊米說:「終於可以過自己的人生。瑞典是個重視女權的好地方。」

上週,沙國少女昆能在曼谷機場飯店推特求救後,沙國女權問題又成為舉世焦點。

公主和異國情人私奔被逮 雙雙斬首

沙國女性出逃,早就不是新鮮事。1970年代,有位美艷公主和異國俊男為情私奔被逮,兩人都以通姦罪被公開斬首。

人權組織說,現在沙國女孩冒險逃跑的案例越來越多。由於網際網路無遠弗屆,遭沙國社會、法律重重束縛的女孩可上網求救。有時,網路還能記載她們逃亡的經歷。

沙烏地阿拉伯人權觀察組織說:「15年前誰也聽不見的聲音,終於找到了出口。」

不是人人都有少女昆能的幸運

一度受困曼谷機場的沙國少女昆能,已獲庇護抵達加拿大。她的遭遇因受全球關注,而救了她一命。但有時,即使全世界都關注,也不能挽救沙國女子被強制遣返的命運。2017年,24歲的拉思路,在菲律賓轉機時遭盤查,她在點閱率超高的網路求助,卻還是被趕來的家人帶回沙國。後來,拉思路命運如何?沒人知道,成了一個謎。

被遣返的沙國女性可能面臨刑事訴訟,罪名是忤逆雙親和傷害國家名譽。

學生時代逃到美國的少女阿里說:「直到現在,沙國女人仍被當做國家的財產。」

渴望自由擋不住 沙國女性

紐約時報訪問了五位成功出逃的沙國少女後,發現她們之間的共同點。許多女孩會在網路私人群組中,和其他已逃跑成功或正在密謀逃跑的女孩討論方法。這次引發關注的的推特少女昆能,就是趁和家人至科威特度假時,搭機逃往泰國。密謀行動前幾個月,她曾和一位已逃往澳洲的沙國女孩,彼此沙盤演練逃亡的路線。

許多沙國女孩選擇從土耳其逃往喬治亞,再轉往其他國家,因為土國是許多沙國人攜家帶眷度假的熱門地點,而沙國人民無需簽證即可進入土國的鄰國喬治亞。

可線上申請簽證的澳洲,也是許多沙國女孩的目的地,對不能前往大使館辦簽證的沙國女孩而言,這是唯一的選擇。但也有女孩逃往社會規範相對寬鬆的阿拉伯聯合大公國。

諜對諜 政府高科技防逃 24小時監控行蹤

沙國女性想逃,是因嚴峻的伊斯蘭律法和社會規範,這些規範限制沙國女性的穿著、工作和社交來往。但最主要的原因,還是沙國的男性監護人制度。這套制度讓沙國的男女地位極不平等。

穆哈伊米說:「男性監護人制度是我們逃跑的主因。」

沙國每位女性都必須有位男性監護人。不論結婚、出遊或看病,都需要男性監護人同意,監護人多半是父親、丈夫,有時是兄弟、兒子。沙國政府以法律和高科技協助男性監護人,例如政府設立一個網站,讓男性監護人「管理」女性,包括准許或拒絕她們出國。政府還設立通報系統,女性搭機時會立即以手機簡訊告知男性監護人。

迢迢逃亡路如同自殺

因此,想出逃的女性還要懂得「資訊戰」。20歲的諾拉,因不堪父親和叔叔虐待,逃亡前先偷用父親的手機上網批准她出國,然後關掉手機的簡訊通知功能。接著,她飛土耳其,轉往喬治亞,再買機票從阿聯轉機澳洲。她說,「這像是個自殺任務」,幸好她成功抵達雪梨並獲澳洲庇護。

不過,即使出逃成功,這些女性通常會遭親族或其他沙國人的言語羞辱甚至死亡威脅,認為她們讓國家蒙羞。在異國他鄉,沙國少女想要謀生,也非易事。

逃往加拿大的昆能說,她想學英文、研究建築學,雖然在陌生的國度謀生很不容易,但她絕不後悔,「除了逃亡,沒有別的選擇」。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