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1-780x405

涉生命或親臨其境的第六感 對照歷史經驗應正視

【發現新鮮事/綜合報導】預感有時是真實的夢境,有時是一種直覺;有時關乎自身安危,有時則關乎親屬,當遠方親人遭受痛苦或不測時,有些人身體還會有相同的知覺。人們常把這種神祕的預知能力叫做「第六感」。

從1912年鐵達尼號沉船事件、1966年英國艾伯凡礦難,再到911恐怖事件,這些大災難發生後,很多人都曾說出預感,符合的情節令人震驚。

男孩預感馬航MH17空難

2014年7月17日,11歲的荷蘭男孩米蓋爾(Miguel Panduwinata),即將跟隨19歲的哥哥登上馬航(MH17)班機,自阿姆斯特丹飛往印尼巴里島的祖母家度假。

兩個男孩在海關前先後和媽媽薩米拉(Samira)擁抱道別。走向登機口的途中,米蓋爾忽然奔回媽媽身邊,緊抱著她說:「媽媽,我會想你的,如果飛機墜毀,我死了怎麼辦?我怕坐飛機。」

媽媽深感奇怪,但仍安慰說:「不要這麼說,不會有事的。」薩米拉目送兄弟倆離去時,小兒子一直回頭看她,眼中充滿哀傷……。

飛機升空2小時後,MH17客機遭烏克蘭叛軍發射俄製山毛櫸飛彈擊中,墜毀於戰亂中的東烏克蘭,機上298名乘客和機組人員無一生還。

母親薩米拉回憶,啟程前數日,小米蓋爾就顯得焦慮不安,詢問她關於死亡、靈魂和上帝的問題。出發前一天踢足球時,他突然大聲問:「你會選擇怎樣死?如果我被埋葬,身體會怎樣?是否靈魂歸於上帝而毫無感覺?」

晚上他又對媽媽說:「我可以抱抱妳麼?」隨後緊抱著媽咪,不願鬆開。就這樣,在媽媽陪伴下,他渡過人間的最後一晚。

多人提前夢見艾伯凡礦難

回溯半世紀前,英國威爾士的小村莊艾伯凡(Aberfan),當地煤礦就位於村子上方的默瑟山。

1966年10月21日上午,接連兩天大雨引發尾礦坍塌,雨水夾雜煤泥和石塊傾瀉而下,瞬間掩埋當地小學和20棟民宅。遇難者144人,有116人是8至10歲的小學生。

10歲小姑娘埃麗(Eryl Mai Jones)就是這所小學的學生。災難發生前一天,她對母親說:「媽媽,我給妳說我昨晚的惡夢。」媽媽答:「寶貝,我現在忙,等會兒再和我講。」

「不,媽媽,你必須聽我說。」小姑娘堅持說,「我夢見我去上學,學校卻不見了,整個被烏黑的東西蓋住了!」

早在災難發生前半個月,埃麗還對母親說:「媽媽,我不怕死。」正收拾房間的媽媽答:「你為什麼會談論死呢?你還那麼小。你要吃顆棒棒糖嗎?」「不吃。不過,我會跟彼得(Peter)和朱恩(June)在一起的。」女孩答。

​災難發生後,埃麗和兩個好友彼得與朱恩真的一同安葬在公墓,一個在她左邊,一個在她右邊。

這件事是英國心理學家巴克(J.C. Barker)聽當地牧師描述的,真實性獲得女孩父母的書面證實。

巴克共蒐得76份這起礦難的夢境描述,其中24份由受難者向親友講述,得到親友的證實。

歷史上,預見自己死亡的實例屢見不鮮,其中包括美國總統林肯、貓王及搖滾樂巨星麥克·傑克遜等。

馬克‧吐溫夢見親弟遭不測

當代心理學發現,「第六感來敲門」的情形,也常發生於至親有災禍或即將發生之時。

美國作家馬克‧吐溫(本名山姆‧克萊門斯)就曾清晰夢見弟弟的葬禮。

當時,23歲的山姆和弟弟亨利準備一起登上賓夕法尼亞號船,山姆學習駕駛河船,亨利則當「小職員」。出航前一晚,山姆夢見亨利躺在金屬製棺材中,穿著別人的西裝,胸前有一大束白玫瑰,中插一朵紅玫瑰。

山姆驚醒,突然為清晰無比的夢而悲傷。家人勸他忘掉,他也說服自己只是一個夢罷了。

兄弟倆登船後,山姆由於和脾氣暴躁的領航員衝突,被轉移到另一艘河船。離開前,他和弟弟討論船難時的應急自救措施。那時,行船鍋爐爆炸是常見的事。

結果,賓夕法尼亞州號河船真的發生鍋爐爆炸,亨利幾天後死於孟菲斯,一位女士義捐一副金屬製棺材。

1858年6月21日,山姆驚見夢境成真:死去的弟弟身穿借來的西裝躺在棺材中,就在山姆哀悼時,一位女士手持一束白玫瑰進來,放在亨利的胸前,花束中插著一朵紅玫瑰。

這次經歷深深影響了馬克‧吐溫的思維和寫作。心靈研究學會1882年在倫敦成立後,他是最早加入的成員之一。在研究時,他將這種預感叫做「精神電訊」(mental telegraphy)。他不解的是,如果早知夢境是真,親弟或可逃過一劫。

拉里·多西(Larry Dossey )是美國達拉斯市立醫院總主治醫師、達拉斯診斷協會創辦人及《另類醫療》期刊資深編輯,曾擔任美國前第一夫人希拉里「衛生醫療改革團」要員。

多西的暢銷著作《當預感來敲門》(The Power of Premonitions)收錄很多預感實例,比如:十多人第一次沒按時進教堂排練合唱,教堂就發生爆炸;一位母親夢見飛機撞毀大樓的情景,取消了全家9月11日飛往迪士尼的航班。

在《超越身體的療癒》(Healing beyond the Body)一書中,多西也提及一個案例:一位母親正寫信給女兒時,忽感右手灼痛。她放下那支筆,隨後接到電話說,女兒的右手在做實驗時被酸性液體嚴重燒傷。

美國精神病學家伯納德‧貝特曼(Bernard Beitman)博士說,經歷莫名的痛苦,多發生於雙胞胎或親屬之間。不過,有異於清晰的預感的是,感受的主體當時並不知對方在經歷痛苦。

他認為,「我們的思想、感情對彼此的影響比我們想像的要大得多。」親身經歷過「同步事件」的他,也體會到,「我們大家都是一體。」

學者:預感多為災難示警

1950年代研究發現,發生意外的列車乘客數量往往比前一週少;而911墜毀的四個航班空位都很多,平均客座率只有21%;歷史學家也指出,鐵達尼號開船前一刻,約有50名乘客臨時取消航班。

事實上,這起世紀船難前,不少乘客就告訴親友,他們有不祥的預感。如罹難的大副亨利·魏爾德(Henry Wilde)曾在船上寫信給妹妹:「我還是不喜歡這艘船,我對它有種奇怪的感覺。」信在最後一個停靠站愛爾蘭寄出。

女僕安妮·沃德(Annie Ward)登船前告訴母親,她不想再越洋航行,卻解釋不了自己的恐懼感從哪裡來。倖存的7歲女孩艾娃·哈特(Eva Hart)則回憶,她的媽媽因為擔心有船難,每晚都呆坐遲睡。

雖然科學無法探知人的預感從哪裡來,但研究者已察知,第六感經常與生命安危有關聯。拉里·多西認為,這些直覺的出現是有目的,「主要是救人一命」。他寫道:「如果你知道生命正面臨威脅,你就有機會避開它。」

什麼樣的預感值得正視?根據多西的觀點,那些關乎生死與健康的第六感,還有身臨其境、有真實感的「夢境」,通常具有實際的警示目的。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