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5211635032584

中共間諜活動浮出水面

【發現新鮮事/綜合報導】稍早前,在比利時遭捕的江蘇國安廳副處長徐延軍(Yanjun Xu,音譯),去年10月10日曾被引渡至美辛辛那提聯邦法院受審。從美國司法部的起訴書可知,徐涉嫌竊取美國公司的商業機密。

當時中共外交部對美國指控中國公民從事的間諜活動予以否認,說「純屬捏造」。

這起案件已歷經3個月,但其中鮮為人知的內幕剛剛浮出水面。BBC於1月4日的文章中,披露中共間諜如何「物色」目標、盜取機密信息及美國如何反擊的細節。

江蘇國安特工打入美國

去年4月1日,徐延軍以旅遊的名義,先到荷蘭阿姆斯特丹,然後開車至比利時布魯塞爾。他準備會見美國通用電氣航空的一名美籍飛機引擎設計專家,至一個歐洲會場以獲取一個滿載資料的硬碟。不過,他等到的是比利時警察,手裡還拿著美聯邦調查發出的國際逮捕令。

「大吃一驚」的徐延軍懵了,身為中共國安部江蘇國安廳六局的副主任,「反偵察」是基本功。徐「隱密」的行動,FBI怎麼發現的呢? 其實去年更早時候,通用公司就覺察那位工程師有問題,他也配合了公司和執法單位的調查。

2017年3月,這名工程師突然收到南京航天航空大學(南航)的電郵,問他想不想來中國,旅費全包。5月,他帶著技術含量頗高的報告去了中國,6月2日辦了一場講座,得到3500美元的報酬。徐延軍給他的名片是瞿輝(Qu Hui,音譯),在一家機構從事科技推廣。

隨後二人一直保持聯繫,徐不斷要求工程師提供通用公司的機密,並說服該工程師直接從公司電腦拷貝某份文件。就在此時,通用發現了問題,徐延軍就遭FBI的監視。4月1日,他抵達比利時,美國就收網了。這個案件可能今年開庭,如果罪名成立,除罰款外,他在美國監獄裡生活,最高可能達25年。

美方認為,徐延軍的案件「典型」體現了「中國(中共)模式」。中共情報官員和中共公司合作,盜竊西方的技術機密,但不是僅僅涉及航空領域。

公司電腦遭控制 法美聯合破案

另一個起訴中共情報官員和幾名黑客的案件中,中共間諜和一家法國航天公司的中國員工,共謀竊取機密資料。

在中共間諜的要求下,這家公司蘇州辦公室的中國員工,於2014年1月25日,把特洛伊木馬病毒的U盤插入法國公司的電腦。第二個月,這家公司的電腦被指引而聯結被中共黑客控制的網絡。

美國發現問題並通知法國情報機關,但法國展開調查時,中國的一名IT員工也參與其中。他立即與黑客聯繫,幾小時後,中共所屬網絡刪除以隱匿其行蹤。

這兩起案件都清楚表明,公司員工可在「知情或不知情」的情況下「洩漏機密」。這類案件以往20年屢見不鮮,破壞性很大,直接威脅國家安全。

中共招募間諜內幕

中共間諜機構是怎麼選定目標呢?中國黑客專家格拉夫曾撰文,中共招募間諜有幾個步驟:鎖定、評估、發展、招募和行動。它先在智庫、大學或公司官員中分析合適的人選。這些「觀察員」認定目標後,再交給情報官員評估。

徐延軍被抓前,他的美國下線、在中國出生的紀超群(Ji Chaoqun,音譯)之前已被抓,他就是徐延軍的「觀察員」。美國指控紀超群向中共間諜機構提供8名美國工程師的生平和背景資料。

這8人在台灣或大陸出生,已成美國公民,也都在科技航天領域工作或剛退休,其中7位曾在美國防部的承包商工作。

確定合適目標後,中共會評估,誰值得聯繫,誰有利用價值。它招募華人的手段通常是依靠意識形態或脅迫,而對西方人則以利益收買。

當目標「上鉤」後,中共會提出瑣碎要求以建立融洽關係,慢慢地會要求做出更多「叛國」的事。前中情局長布倫南指出,「走上叛國道路的人,剛開始常不自知,當知道了,一切都太遲了。」但有時中共也「很直截了當」,要求目標人物做出間諜行動,但通常是情況緊急、也是最緊張、關鍵的時刻。

間諜活動,最微妙的就是與目標的日常溝通聯繫。如今的中共間諜,常使用加密的通信工具、祕密手機或草稿夾藏電子郵件等。比如前中情局雇員李振成,他在手提電腦建立一個含中情局辦事處和敏感地點的文件,以女兒名義的郵箱發送。

美要求盟友共同打擊中共間諜

諸如此類的網絡間諜活動很多,並不局限美國。德國安全部門一年前也曾警告,有一萬名德國人士曾在林克丁(Linkedin)社交網站被聯繫。

英國安機構人員私下表示,英國也有和美國規模一樣的中共情報活動。不過BBC報導,美國正向盟友施壓,要求共同打擊中共間諜。有跡象表明,英國可能就中共的間諜行為發聲或行動。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