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警察逼供致人死 遲遲立案為哪般?(明慧圖片)

湖南警察逼供致人死 遲遲立案為哪般?(圖)

【發現新鮮事】中共警察使用刑訊逼供情形嚴重,且得不到相應的懲罰。湖南省一派出所的副所長及三名警員,用從鼻孔灌水的殘忍手段逼供,致嫌疑人死亡,4個月後才被以「濫用職權罪」立案。

據陸媒報導,湖南省益陽市中級法院昨日(13日)庭審一起嫌疑人遭刑訊逼供死亡案,湖南省沅江市公安局瓊湖派出所副所長賈勝等四人受審。

據益陽市檢察院起訴書介紹,2015年12月4日上午,沅江市居民趙某到沅江市公安局瓊湖派出所報案,稱丟失一輛電動摩托車,該案被以行政案件受理。隨後,時任瓊湖派出所副所長的賈勝根據公安「線人」提供的消息,懷疑盜竊是張健所為。

12月4日19時許,賈勝根據「線人」情報,組織警員從金富城棋牌室將張健抓至瓊湖派出所值班室,要張健交代盜竊事實。張健承認了盜竊摩托車的事實,但拒不承認有其它盜竊事實。

12月8日凌晨零時多,被告人賈勝、許磊、黃強、李炳將張健帶至賈勝的辦公室,將張健的雙手反拷在木椅子椅背上,要張健繼續交代其它盜竊事實,張健拒不承認。

賈勝認為張健的態度不好,讓李炳用一個藍色塑料桶裝了半桶水,把空礦泉水瓶灌滿水,並在瓶蓋上戳了洞。然後,由許磊三人控制住張健的身體,賈勝用一條浸濕的毛巾蓋住張健的嘴巴,用礦泉水瓶往張健的鼻子裡灌水。

灌了幾下後,張健仍說沒有問題可交待。賈勝就用透明膠帶將張健的雙腳固定在木椅腿上,由許磊三人按住張健並將椅子向後傾斜,賈勝繼續往張健的鼻子裡倒水。張健掙扎,賈勝又找了兩根皮帶將張健的腿綁在椅子上,張健在掙扎中和椅子一起摔倒。

賈勝四人將椅子扶起來繼續對張健灌水,不久發現張健臉色不對,便將束縛張健的皮帶、膠帶、手銬解開。約十分鐘後,沅江市人民醫院120急救中心的醫生到達現場,檢查後告知張健已經死亡。

然而,根據起訴書顯示,四名被告人在案發4個月後的2016年4月16日才被刑拘,涉嫌罪名是濫用職權罪。

2016年5月15日,四名被告人家屬共計支付12萬元費用給被害人家屬。

後此案經過和解,受害人家屬出具諒解書,同意對第一被告人賈勝判處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受害人家屬獲得包括國家賠償、民事賠償在內的265萬元賠償。

被害人張健的代理律師楊金柱透露,他在該案案發兩天後即介入。四名被告人從不立案到立案,到被以故意傷害罪起訴,再到受到審判,他認為已經是進步。

有網民表示:「這幾個被告人的後台到底有多硬,4個月後才立案,而且最後還要拉上國家的名義來給予受害者家庭賠償,真是只許官兵點火,不許百姓點燈——而且身為公職人員,有權真是為所欲為,掌控別人生死。」

「使用殘忍手段折磨他人並導致死亡。這是虐殺!」「這樣做老百姓叫故意殺人,你們叫刑訊逼供!難道不叫殺人嗎?」

「這種從鼻子灌水很類似溺斃,比關塔那摩水刑厲害。」

「一幫靠納稅人養活的人,禽獸不如。手段比黑社會還殘暴。」「這些警察手段慘忍,不知道這是故意殺人嗎?知法犯法才判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太少了,應該判無期徒刑或死刑。」

還有網民表示:「偶然的刑訊致死,背後有刑訊多發的必然。」「看不到真正的黑暗……」

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2015年5月發表的報告指,中共警察用暴力手段對疑犯進行逼供現象廣泛存在,情形嚴重。一些犯罪嫌疑人仍然會被毆打和持續多天被拷扣在椅子上,以此來逼取供詞。

中共政府對外聲稱,自2010年以來,頒布了明確禁止刑訊逼供的法律,有效地減少了刑訊逼供現象。但是,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2015年11月發布消息說,這些法規其實沒有效果,其部分原因是:負責懲罰刑訊逼供的法院受到中共的控制.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