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nnanese_Temple_in_Mandalay

緬甸華人的生活辛酸與困境

【發現新鮮事/綜合報導】在緬甸北撣邦教中文的老劉(化名),在教室內跟我說起當年離開中國的原因。年過40歲的他,大約在十年前,從雲南的瑞麗坐上摩托車,非法偷渡進入緬甸的。之後,他再也沒回過中國了。

「中國遷至緬甸的移民早有幾世紀的歷史了」,中緬研究學者奧林加莎儂,著作《Establishing Contemporary Chinese life in Myanmar》,透過Skype跟我說,「第一個具有規模的移民潮,是從英國殖民緬甸時開始,中國人搭船從英屬馬來亞或是新加坡到緬甸,或從雲南越境到緬甸礦場或柚木場工作。第二波則在1985年,當時尼温總統在緬甸推行社會主義,導致緬甸日常用品短缺,中國人這時在中緬邊境從事貿易。」

奧林加莎儂解釋,因為緬甸長期受西方經濟制裁,中緬邊境成為合法跟非法物資進入緬甸的主要通道,「但我觀察,近期前往緬甸的中國人,都是以投資為目的,而非長期居留。」。

但並非所有中國人都是為了投資才來緬甸的。老劉就是一個例子。老劉不是佛教徒,但在抵達緬甸後,馬上落髮並披上袈裟,因為寺廟是最能避人耳目的地方。之後,為了學緬語,他離開生活了一年半的寺廟,前往緬甸第二大城瓦城,在餐廳打工賺取生活費。在因緣際會之下,老劉再輾轉來到北撣邦的一所學校教授中文,在緬甸生活終於穩定。學校裡的老師,有一半是從中國來的,另一半則是緬甸華裔。

在緬甸的中國人為數不少,但並非特別受當地人歡迎。緬甸人普遍認為中國人是來搶他們的土地及市場。這股憤怒情緒是針對所有的華人,不論是華裔緬人或只是來投資經商的中國人。甚至,緬甸報章雜誌所刊載的諷刺漫畫上,被諷刺的主角往往都是穿著中國傳統服飾的人物。

老劉當然也知道這股反華情緒,所以特別謹慎小心。他早上六點參與學校的拜佛儀式;下課後在校內打掃圖書館或看書;晚上則謹守本份地遵守校舍九點的門禁。老劉不常出門,雖然在路上會跟學生家長打招呼,但外出添購生活用品時,只去熟識的店家,關於自己的身份來歷,幾乎絕口不提。而老劉的緬甸身份,是六年前透過移民局華裔,花了四萬緬幣買來的。

「身分」是當今緬甸相當棘手的一個問題;最常被國際媒體關注的是緬甸西部,但其實中緬邊界的問題亦不遑多讓。奧林加莎儂很坦白的說:

「我無法想像緬甸能開放中國移民,緬甸的民族主義太強烈,對大量華人湧入感到恐懼。這種害怕被華人淹沒的情緒,在世界其他各國也都可以看到。排外情緒會對一個國家的外交政策產生不利影響。」

但中緬關係自今年翁山擔任緬甸國務顧問兼外交部長後,開始產生微妙變化。就在幾天前,翁山蘇姬剛結束為期五天對中國的訪問。

翁山在訪中時表示,這是她14個月內第二次出訪中國。當被問及出訪目地,翁山表示:「對我來說最重要的任務是什麼,那無非就是國家的團結與和平。沒有和平,緬甸就無法發展。」

翁山此趟中國之行所達成的外交成果,包含中方將提供緬甸十億人民幣的援助,並允諾在仰光跟瓦城兩大城內,各興建一座醫院,同時在離中國邊境約32公里的昆龍(Kunlong)蓋一座橋。昆龍鎮是進入果敢的一條主幹道並設有檢查站;果敢地區就是果敢武裝部隊與緬軍交戰的主要戰場,前者去年2月戰敗,從山路後撤至中國雲南邊境。

果敢族長期與緬軍奮勇作戰,且一直拒絕簽署和平協議,該族在翁山蘇姬訪中期間聲明,表示願意參加8月31日在緬甸舉行的全國和平會議。果敢民族同盟軍、高齡84歲的主席彭家聲,甚至在翁山出訪前就釋出善意,聲明支持新政府。

在中緬經濟上,緬方表態歡迎一帶一路的發展,而極具爭議性的密松水壩是否如中方期望而重新開工,翁山僅表示已交付新設調查委員會處理,希望能妥善解決。

該水壩開發案於2006年宣布興建、但在2011年被緬方凍結。中方斥資36億美金,預備建在伊洛瓦底江上,為世界第15大水壩。但緬甸民眾普遍反對,原因係水壩建成後,緬甸僅能獲得總發電量的10%,其餘90%皆輸入中國,且興建水壩將對週遭自然環境造成不利影響,估計有四十七座村莊需遷離。想重新開工的中方,一直不停地與緬方交涉。

翁山蘇姬此次訪中成果豐富,但中緬關係的複雜性並未削減。尤其是人權、民主、華裔及中緬邊界勞工等問題,此次中國之行皆未討論。此趟國是訪問帶回的外交成果,對緬甸反華情緒能起多少撫平效用,需持續觀察。但在緬甸國內種族衝突未獲改善前,中國大規模的出資,甚至參與緬甸內戰的調和,真的是現階段緬甸人民所想或所需要的嗎?

翁山蘇姬將於九月出訪美國。但老劉認定家中年邁父母已過世,回中國對他已毫無意義。對他來說,一個能夠安心的地方就是家,而那個家,現在是緬甸而非中國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